平静的时间越是持续,卡西亚愈发感觉丽苏曼那里有成为定时炸弹的可能性。也许情况不至于这般严重,可它一旦进入大脑中,就是不能被忘却的一个点,且它会逐渐加深自己在记忆中的存在感,使得往后不得不时常想到它,去重视它。

另外,卡西亚相信也有自己不愿放弃组织内部资源的原因在。最开始询问布鲁斯教授,得知铀金的信息后,到接触组织知晓他们正在研究铀金弹时,卡西亚便知道组织会成为过后时常关注与思考的一个重要事物。像是等待供应与等待需求的关系。

现在是与奇拉安第家族建立好了联系。这件事之后,卡西亚也有意向,想选择合适时机向麦格里说明有关铀金的事情。不过组织处,卡西亚不会直接放弃。有些像是私心,但也是给予自我的保护。

与奇拉安第家族的联系点只有诺儿那里,想要卡西亚在短时间里完全相信麦格里他们,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行。

目前帝国内部,因为这件事,将绝大部分势力家族都牵扯进来。卡西亚明白自己只是一个最好使用,也是最易点燃炸药的导火索而已。从保护变成救回叶捷琳,或许到此刻也只有自己,及其自己身边的人还在为这个目标所努力着。

其他势力,对于叶捷琳的生死问题,肯定不会存在想法,也不会在乎。亚斯图斯已经失去了四个骑士侍从,比起还是手术二阶段的叶捷琳,作为三阶段的梅薇斯他们明显具有更大的价值。但只要骑士侍从递补文件出来,原本就不会在意叶捷琳生死的他们更加不会在这上面花费功夫了。

能源源不断的补充上。而对于韦伯利家族,叶捷琳的死亡对他们而言或许还是一件好事情。其内部肯定还有能力与潜力比之叶捷琳更为出色的三阶段成员,递补之后,骑士侍从的名额没有失去,也继承了在圆桌骑士团的队伍与权力。最重要的一点,递补人员比之叶捷琳,明显要利于高层的掌控,且身份问题上也不会那么显著。

其他大家族,他们所关心的不过是因为这件事导致的站位和筹码摆放问题。看见的只是利益,不能让自己在这次事件中损失什么。至于叶捷琳能否活下来?他们眼中,潜力只是潜力,死亡之后,就没有潜力,也就失去所有价值。况且卡西亚知道,目前能进入到这些人眼中的,也只有自己罢了。而自己,也不过是因为与诺儿有着联系而已。

还一直关心叶捷琳情况的人有多少?卡西亚能想到的人极其有限。叹息一声,卡西亚晃晃脑袋,思考之后得到的错位感与失落感让人难受。他内心满是无法形容的异样味道。

从一开始,问题的根源从来没有改变——一直、且会持续下去,都会是帝国的第三代骑士王。

死人没有价值,即使有,也只是成为圈养龙类的口粮,或是实验室中的解剖样本。奇拉安第家族帮助自己,其实也只是处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以及摸不清诺儿的态度,从而带上自己一把。

“所以书上的话也不无道理,理智有时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回去临时住所的卡西亚看着桌面上三十四块包裹起来的铀金,自言自语,“但有时不理智,却是一件更恐怖的事情。”

邻家纯情女郎娇羞动人

嘴巴因为这些话失去了味道般,卡西亚找来果汁倒上一杯喝下,随后将铀金收好,放置到暗盒当中。

坐到书桌前,卡西亚拿出记录笔记,开始翻阅。上面是这段时间写下的所有思考,收刮脑袋每个角落得到的每一个细微线索,都在上面。最后一页随手写下的日期停留在三天前,是总结性的一页。

从记录笔记上看,卡西亚的思考在最后又回到最简单的一点——破坏之上。

卡西亚真地想不到别的好办法了,而对于他自身,似乎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一点。并且他的手上也握有重要的前提物品,时间下,可以支撑起他的想法。还不知道铀金弹的实际破坏力。从布鲁斯教授处得知过帝国曾经试爆过数颗,就在一些无人区内。不过比之巨大的疆域,其位置也需要一直资料才能很好确定。目前没有想到好办法去获得资料,铀金弹过于特殊,如同被封存起来的物品,提及名字都会被一些机构注意到。

今天,拿起笔的卡西亚未曾再往记录笔记上添加新的东西。思考在三天前已经结束了,他不认为还有值得去思考的事物。虽然理性告诉他没有了圣皇厅,肯定还有其他势力替代圣皇厅成为新的四方势力之一。不过,现在自己不想看见的是圣皇厅就行了,并不需要多么深刻的理由。

合上笔记,卡西亚用看过的书籍将之压住。拿着笔在手上没有目的地转着,视线透过窗户望向极远处的天空。今天也是晴朗的一天,阳光强烈,没有一片云。

中午吃过午饭,卡西亚单独找到伊莎,询问上午关于阿道夫联系的详细细节。过后让伊莎代为回了联系过去,说是下午四时左右,自己可以过去。

午饭后的时间,卡西亚与赫斯列、伊莎他们又开始新一天的情报整理与分析。黑市中关于零号的消息不断,几乎每天都有新花样。但已成定局,除非零号有机会与卡西亚相遇,在战斗中实际战胜卡西亚,并被全程记录,否则想要在影响力上超过,绝无可能。而卡西亚绝对不会给零号这样的机会。即使遇到,卡西亚也不认为零号有多大概率胜过自己。成为自己的宣传踏板,也是很有可能的一种结果。

零号也好,托维勒斯特也好,两者都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因为从实际情况去看,卡西亚也不敢说自己很了解自己的这具身体。

下午三时左右,卡西亚简单做了准备,驾驶礼车离开,去往组织在马诺马的唯一据点。那是在中心区域边缘处的一家不怎么起眼的服装店。

而那里,一名带着花边帽子的女子刚好进店。

“这里的款式还是很多的。”略带惊喜的语气,女子放下帽子,扫视一圈说。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