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安宁的话一落,宋筱筱立刻吓的心都提了起来。

她紧张的开口,“柳安宁,不能这样。”

“我不能哪样?不能让连在娱乐圈都混不下去?不能让落魄?不能让在青城都无法生存?很遗憾,这些我都能。我甚至能让家里人都被牵连,什么都做不了,就是去大街上要饭,都没有人搭理们,信不信?”

“!”

柳安宁也只是笑着,笑的很云淡风轻。

好像刚才那些话,不是她说出来的,并不是那么狠毒的威胁着宋筱筱。

宋筱筱却知道,这些柳安宁真的都能做出来。

她也只能受着,无法在柳安宁手里翻身。

“看吧,这就是的现实。我本来以为,被凌灏打击了一番,已经看穿了现实了,知道该收敛自己,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知道分寸了,没想到,这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是那个狗改不了吃屎的性子。给机会根本就没有用是不是?非得让见了棺材吧。”

“不不不,安宁,我错了。我这次真的知道错了。求了,我以后都不敢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我家里人都恨死我了,我真的不能再失去现在的工作。看在我们以前是同学的份上,我真的知道错了,放过我吧。”

可能是最近训练训练的,宋筱筱竟然迅速的落泪,一点都没有违和,哭的很是可怜。

而她求饶的样子,也够狼狈的。

制服女生江若宁诱惑

柳安宁心中叹息,她真的不是什么心软之人,不过柳安宁这不顾形象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她要是不同意真是显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吧?

不过,她也没有立刻松口。

宋筱筱又突然的哭着说:“我当时真的是嫉妒,脑子被冲糊涂了,就交给了凌伯母,我下车再也不敢了。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出现在面前,而且我这部戏拍完,我就去外地了,以后很少会回来的。相信我。”

凌伯母?

柳安宁了然,看来这应该是凌灏为难的原因了。

凌母把那些交给凌灏,肯定会不高兴,甚至会说些不好听的话,让凌灏跟她分手?

而凌灏不告诉柳安宁的原因,柳安宁也就很快明白,不过是不想要让她对他母亲有什么不好的印象的吧?

可是事实是,她和凌伯母之间,都已经互相不喜欢了吧?

柳安宁冷笑了声,凌母如何,她不在乎。

只要不碰到她面前就行。

“安宁,求放过我……”

宋筱筱还在求饶,柳安宁已经有些不耐,摆了摆手,“行了,赶紧消失在我面前,没有下次了。”

“是,我不会的。”

宋筱筱迅速离开,而柳安宁嘲讽一笑,起身也离开了。

回到家,柳安宁脸色不是很好看,柳太太也有些意外。

“不是跟凌灏去吃饭了吗?吃的不开心?”

柳安宁摇头,quot;还好,就是遇到了些麻烦的人。quot;

柳太太没问,安静的等着女儿继续说出来,谁是所谓的麻烦的人,或者怎么个麻烦的?

可是柳安宁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

“没有,已经过去了,我也收拾过人了。”

“真的?没有人为难?要是真为难了,让不痛快了,妈妈也能帮。而且那些不长眼的人,不用憋着,在青城,爸妈还是能够让痛痛快快的,不敢有人欺负的。”

柳太太这番话,也不是多么夸张。

实际上,在青城,柳家就是有话语权的。

不过柳安宁还从来没有听过妈妈如此的放话,她一贯温柔的脸上,带着几分凌厉。

柳安宁颇有些感动,抱着母亲的胳膊,笑起来撒娇。

“妈妈,可真帅!霸气!我有这样的妈妈,太幸运了。”

“这丫头,多大了还撒娇?别给我来这一套。”

柳太太伸手,点了点女儿的额头,不过却说道:“也是,今天跟凌灏是不是有事儿?不然他这么突然的来。我不管们之间有什么问题,但是要是受委屈了,别跟别的女人一样忍啊,或者担心分手什么的。是我们柳家的女儿,绝对不允许委曲求全知道吗?要是有一天让我们知道凌灏欺负,绝对收拾他。”

“哎呀,我在您眼中就是那种为了爱委曲求全的人吗?不可能的。我这人一向洒脱的,凌灏不可能会给我委屈受的。”

“这倒是,但是我也是提前给打个预防针,省的万一犯糊涂呢?”

柳安宁一笑,“我不会的。”

“所以,凌灏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儿?”

没想到说了半天,柳太太又转回了这个话题来。

柳安宁看着母亲那确实是想知道的样子,无奈的一笑。

“不过是有人在他面前挑拨离间,把我跟云霆在一起的照片给他看。不过,他以前就认识云霆的,没有误会,只是告诉我,那个人是谁,让我提防这人不怀好意。”

柳太太却脸色一沉,显然不悦了。

“他没有误会,还会这么突然来找?相信吗?”

“大概,还是吃醋了?”

“吃醋无所谓,但是,若是不相信,那就真的不行。他真没有跟吵架吧?”

“真的没有啊!放心。”

“行吧,不过,幕后之人,肯定是他的爱慕者吧?”

“哎哟,妈妈真的英明神武啊,这都猜出来了。”

柳太太轻拍了女儿的手背,“别跟我嬉皮笑脸的。这次没有误会,下次以后更多次,要是误会了,怎么办?”

“可是,我们的感情还不深啊!以后要是感情有了,大概就是有信任了吧?这事儿真不值得您担心的。感情方面我还是应付的来的。您其实说到底,就是怕我被欺负,我真的不会被欺负的,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儿,不可能有别人欺负我的。这一点您跟爸爸就必须放心。而且,我也不是非凌灏不可,若是没有了凌灏也有可能有别的男人,我跟云霆从小到大都感情这么好,有人误会也是无所谓的。如果真到了我跟他结婚的地步,相信他也必须懂的我跟云霆的感情,绝对不是那种男女感情的。”

柳太太点头,“行吧。”

终于安抚了母亲,柳安宁也是累的很。

回到房间,她也真没将今天的事儿放在心上,继续忙碌起自己的视频来,思索着下一期做什么选题。

不过,柳安宁没放在心上,凌母却不甘心被儿子这么打发了。

她是看明白了,儿子根本就不想跟那个什么柳小姐分手,既然凌灏不分手,那么她这个做母亲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就这么陷进去。

凌母找了宋筱筱想要联系柳安宁,但是那边宋筱筱却说没有柳安宁的联系方式。

她不知道宋筱筱说的是真是假,凌母骂了宋筱筱没用之后,就自己找人查了。

反正她手中有钱,这种事情,肯定能有人办好。

凌灏约柳安宁见面的时候,她正在跟韩云霆一起吃饭呢。

柳安宁想要做一期男士方面的视频,不光是女孩子的,其实男人方面的奢侈品,也比较受欢迎。

毕竟也有一部分男士,或者是女孩子想要给男朋友买些奢侈品的,她也可以帮忙。

自己老爸那些,都太古老,而且不怎么流行,所以就找到韩云霆身上了。

韩云霆对此倒是二话不说,贡献自己的衣帽间。

知道她做这个事情还做上兴趣来,韩云霆也挺好奇。

“是怎么想起来做短视频的?”

“哦,凌灏给我的建议。”

“凌灏?”

韩云霆想到了什么,“我回来都一直忙,还没问呢。都说跟凌灏在爱,柳家也跟他的公司在合作,这个凌灏,就是当初大学的时候男朋友?那个穷小子?”

“哦,是他啊,还记得?”

“我怎么不记得?他长的太漂亮,我还告诉,男人长相好看没用。”

柳安宁笑起来,“我的云霆哥哥啊,男人好看没用,难道丑啊?也挺帅的啊!”

“我这是男人的帅。凌灏就长的太精致了,不可靠。不过,没想到这小子,会有今天。”

“是吧?我也没想到。所以啊,那句真的莫欺少年穷,说的太有道理了。”

“哼,他就是再厉害,配还是差一点的。就又认定他了?旧情难忘?”

柳安宁轻笑起来,摇头,“觉得我是那种人吗?不过是被他缠着不行了,我想着反正我要结婚,要不就试试。我跟说实话啊,我现阶段啊,对他顶多是不讨厌的,真说起爱来,我没有了大学时候的喜欢。要重新找回那种心动和喜欢来,我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有。也许一辈子不会有,也许,真会来个日久生情,或者某一刻他突然那么一帅,让我心动了,真不一定的。”

“这性格,我是最清楚。喜欢来的快,去的也快,很是洒脱。看来,我不担心,我该为凌灏的感情之路担心了。”

“担心他做什么?他反正是得到了本小姐,也是赚了。”

柳安宁这骄傲的小表情,让韩云霆忍不住笑起来。

也是,不管是哪个男人,能够得到柳安宁,那都是他们前世修来的服气了。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