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够无聊的,外貌、声音、名字,你们永远只会向这样将跟自己不同的人孤立出来欺凌啊,凡人,把手拿开!

“这是什么?”正在施展魔法灵魂操作[odfynsp;nsp;sprt]对敌探查的克劳恩皮丝仿佛看见了很“普通”的不良学生街头斗殴。

以被欺负的红色麻花辫少女视角看着眼镜少年和欺负她的人打架的场景,看似文质彬彬却挺强的,可内行人还算看得出隐约的强化魔术痕迹。

眼前这爆发着狂雷的狂战女也有着这样“普通”的过去吗?感觉和眼前这个狂战士完不似一个性格。

是叫朱利安君吧,隔壁班的,为什么要帮我呢?

谁帮你啊,我早看他们不爽了,老是欺负别人却以为自己绝对不会被揍,所以我要教教他们被欺负者的痛苦。

但……但是,我没被揍啊?

可他们的行为让你痛苦了。

“…………”克劳恩皮丝无语中,既然是把记忆都打出来的攻击,那有些希望你能提供点有用信息呢,在被雷轰的时候,谁有闲情雅致看你的青春偶像剧啊?

朱利安君……怎么样啊?合适吗?好看吗?

指什么?

发型啦!也该注意到了吧,我的红发……是与生俱来的,常因为这样被异样看待也很讨厌啦,所以为了不太起眼,想要尽量打扮得普通一些,却弄巧成拙。所以干脆打扮得显眼一些,让大家看好啦!

纱布蓝私影常服系列唯美写真

后来,本梳着双麻花辫的文静少女就改成了爆炸双马尾,就是克劳恩皮丝现在眼前的碧儿翠丝的样子。确实红头发来个张扬发型会好看些吧,单纯在你的改型上称赞一下吧,可拜托能给点圣杯战争和职阶卡的信息吗?

“你对这男人的攻略史是不是多了点啊?”克劳恩皮丝在心中不禁吐槽。

可是,有个疑点,尽管还没确认情侣关系,可明明他们在一起的记忆如此清晰,其他关于同学、父母甚至更加日常更加重要的方面,都是一片模糊。

模糊到不能用记性差来形容了,简直像被刻意操作过,同时也说明那个叫朱利安的男性现在在她心中重要性有多大。

喂,碧儿翠丝,这封信是什么意思?

呀!朱……朱利安君,真的来啦!

明明一头热烈的红发,绑着爆炸双马尾,却与此发型十分不搭地红着脸躲在某路灯后面瑟瑟发抖如同小羊羔,她以前是这样的人吗?虽然和克劳恩皮丝想获取的信息没啥关系。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傍晚五点我在公园等你’的信,太绕圈了,有什么事直接一起写在信上就行了啊。

可是……这,虽然是这样没错……我……我做得到也想这么做啊!好不容易选择了直攻法,可你却这么酸我的少女心啊!

攻击?这难不成是决斗书?

呜呜……真是的!朱利安君明明脑袋很好,为什么就在这种时候这么迟钝啊!

果然是想打架啊你!

啊,感觉想要拐弯表白结果对象是个木头,或许碧儿翠丝当时都要抓狂了,她差点哭了,克劳恩皮丝有点同情呢,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拿到职阶卡准备参加圣杯战争的吧?

不,不是啦,不过……算了,毕竟你还好好记着。

于是……到底什么事?

‘当时的公园’,我只是这样写,你就知道是来这个地方,仅仅如此,我就很高兴了。

………………

啊,我也是啊……第一次做这种事,究竟该怎么做我也不太清楚。

……什么?!

那时候,朱利安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动摇,或许在碧儿翠丝眼里把这当做似乎意料到自己要告白的紧张,可在克劳恩皮丝眼里绝不是这么回事。

那是看向碧儿翠丝身后产生的恐惧和震惊,克劳恩皮丝祈祷碧儿翠丝赶快回头,那说不定是重点。

但是并没有,碧儿翠丝理所当然是要进入告白环节。

正因为不清楚……所以,我想……至少好好传达给你。

等等,碧儿翠丝!

听我说完,朱利安君!我啊,从那时候就一直对你——

碧儿翠丝!

这时候,碧儿翠丝才发现了什么,回过头,然后,克劳恩皮丝看见了,宛如要给世界带来终焉的黑暗,无情摧残着周围的一切,以及——

克劳恩皮丝所见过的一阵光明,驱散黑暗的光明。

“很像……美游的‘照耀星天的地之朔月(;nsponnsp;nsp;ansp;nsp;star)’。”

即使如此,黑暗席卷造成大量建筑坍塌的二次物理伤害没有消失,碧儿翠丝被压在废墟下。

碧儿翠丝被重伤后看着拼命想要救她却毫无作用的朱利安,直到最后,表白还是没能把所有话说完,记忆到此结束。

碧儿翠丝死了。

“哼嗯????”这可让克劳恩皮丝奇怪了,读取到的记忆和眼前这个狂战士女除了外表没有其他任何共同点,不论性格还是经历都联系不起来,这到底是?

继续以雷电为媒介,设法窥探更深层的——

“这,这是——”克劳恩皮丝继续用灵魂操作[odfynsp;nsp;sprt]读取,得到了碧儿翠丝死后的部分情报。

人死后居然还有情报出现,而那是…………

“啊啊,无论哪个世界,哪个时代,都有为了长生甚至永生而做出对世俗人类来说完偏离伦理甚至常理的事情啊。

“把人的人格置换进人偶中,并不完整,性格变得如此也是代价吗?可是,用这类人偶使用职阶卡‘梦幻召唤’英灵进行的圣杯战争啊,比起魔术师召唤英灵以城市为舞台进行运筹帷幄的厮杀,这还真是简单明了。

“来一场淘汰赛就可以完成圣杯仪式了。问题是这场圣杯战争牵涉到的事情啊…………”

克劳恩皮丝不由心中叫苦。

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说不定,事情大条了。

“你这家伙!”一阵有如野兽的少女咆哮响起,引起了克劳恩皮丝等的注意。

碧儿翠丝看着这边,眼中燃烧着怒火“谁,允,许,你,看,了!”

“啊……理所当然的反应吗?”克劳恩皮丝嘴角一抽。

(待续)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