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帝金圣天在太虚皇朝的地位太高了,不曾因为自己还处于成长阶段而被任何人藐视。

他的地位是用拳头打出来的。

他也是踩着尸骨登基的,而且踩的都是皇子公主的尸骨,实在是太虚皇朝这一代的皇子公主都太天才了,就没有一个差的。

不算他,即便是金志龙,金志虎,金琉璃,也都是公认的顶级天才,甚至金志龙已经成就圣体圣瞳。

金圣天面对张扬手中的人质,非常淡漠的道:“给他。”

金琉璃心一颤,那可是冷月皇朝命根子般的国之重器。

一旦被冷月皇朝拿回去,对他们击溃冷月皇朝更难了。

但,她在别人面前嚣张,跋扈,霸道,蛮横,在金圣天面前,她不敢,咬牙施展古传送阵法,回归太虚皇朝内的猎神阁总部。

仅仅片刻,空间扭曲,她又用古传送阵法回归。

她的手中有一块银色的心形的玉石。

乍看上去,平平无奇。

仔细看,仿佛这是一轮真正的银色大月,有着浓烈的奥妙潜藏其中。

馋嘴闺蜜粉嫩秀迷人笑脸

张扬随手将叶狼扔在地上。

这一仍,很有力道,叶狼当场昏迷过去,就躺在他的脚下。

这一幕看的很多人瞳孔收缩。

不少人咂嘴。

西漠大地第一暗杀天才!

就这样被扔死狗一样的扔在地上,实在是太过震撼。

可是看看黑袍军师仍旧半死不活的被张扬拿捏着,反而又觉得正常,这位苍莽圣主就是个横货,太豪横了。

张扬随手一抓,那神月心就飞入他的手中。

原本金琉璃还打算抛射,创造营救机会的,看到金圣天没表示,她没敢妄动,而且她也看出来了,张扬扔死狗一样的叶狼,就是给她警告,妄动,会死人的。

神月心被张扬丢入储物袋。

“放人吧。”金琉璃喝道。

金圣天背负双手,冷然看着。

炎赤火,陆横空等太子圣子也都紧张起来,这一放人,可能发生巨变的。

哪知道,张扬翻白眼道:“放什么人。”

“你耍赖!”金琉璃怒道。

张扬啐道:“我呸!当我是你啊,我向来做买卖公平公正公开,从不耍赖,这神月心,只是你们杀月归龙的赔偿而已,还有两个人呢,闹呢,就一块神宝就想要打发我?”

金琉璃气的发疯,神宝你个头啊,那是国器!国器啊!

本来以为要有一场大战的炎赤火,陆横空等人也一脸懵逼,这样也可以?

不过,想到这位不要脸的圣主连明明活着的人,直接说成被杀了要赔偿的做法,也就能理解了。

“冰玉颜,修冰道的,嗯,听说你们手中有冰魄圣卷,拿来吧,就当对她的补偿了。”张扬道。

金琉璃眼睛瞪大了。

冰魄圣卷何等珍贵,这是与他们一脉相承的北原大地的太虚圣门所有,还是他们付出大代价,灭掉霸占北原大地近万年的超级大圣地得到的,此为那个圣地最顶级的圣道密卷。

尤其是她在通天山之战中,亲眼目睹冰玉颜的盖世无双,那可是让她眼里整个西漠大地都堪称最著名之一的大无量圆满厉行狂都被杀的狼狈逃窜的无敌大无量,若是再给她冰魄圣卷,岂非如虎添翼,真的要去争夺天下第一大无量吗。

金圣天冷冷的道:“给他。”

很显然,他也怒了。

金琉璃咬牙再去取。

这类宝物,都太珍贵,都不可能随身携带,是放在太虚皇宫要地的,而且还是圣人守护之地。

片刻后,金琉璃归来。

她咬着牙,忍着怒,压抑着不甘的心,将冰魄圣卷抛给张扬。

又一份好东西入储物袋。

张扬满意的点头道:“态度不错,要继续发扬。”

金琉璃咬牙道:“还要什么!”

她已经知道,三个人还剩下一个古千目,曾经的西漠大地第一情报高手,自从失踪很多年再归来,已不如原来那般耀眼。

“这个,我想想啊。”张扬嘀咕道,“好像我也不知道他要什么,稍等一下。”

他再度使用通灵圣石。

光芒闪烁,里面呈现出月归龙,冰玉颜,古千目等人。

张扬道:“那个什么,古兄回光返照了啊,这么精神,很好啊,来,你既然回光返照了,就跟金圣天,金琉璃他们说说,你想要什么赔偿,虽然一会儿你就要死了,但可以用来陪葬嘛。”

古千目脸上肌肉直抽,这话说得,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说他死,却不刺耳的。

不过,看到金圣天,他也罕见的露出凝重之色。

倒是虚天阁内有人快要忍不住了,这明着坑人,更是气人,典型的气死人不偿命。

看看那位金圣天,脸都有点绿了。

古千目道:“我想要知道,是谁暗中做局,沟通南疆大夏帝国皇室害我失落在南疆墨城的,那个中间人是谁!”

这是他自从被擒拿,乃至于最后脱困出来,都百思不得其解的。

他去南疆,是秘密中的秘密,根本没人知道的。

甚至他怀疑,回归之后,各种不顺畅,各种情报出问题,都与这个害他的凶手有关联。

“好,回光返照结束了,你又死了。”张扬结束沟通,收起通灵圣石。

这次没人想笑,因为古千目出了一个大难题,一个足可让金圣天都为之头疼的大难题。

原因很简单。

金琉璃当初在坠星山脉星虎山之巅,赌斗输掉猎神阁在冷月皇朝内线的人员名单,已然被张扬直接公布给古千目,也被古千目趁机出手统统拿下,部斩杀。

此事,看似简单,实则对于太虚皇朝而言,属于内伤,还是那种很难好的一种。

太虚皇朝渗透在西漠各大圣地皇朝禁地的人多吗?所有人都知道不是多,是非常非常的多。

这些人甚至有的都爬上了高位。

而上次的事情,居然是区区一场赌斗输掉的,那可是多少内线的性命,无疑给这些他们安插的所有内线一个沉重的心理打击,他们会担心,会否有朝一日被太虚皇朝什么人儿戏般的拿来赌斗般的输掉,因此而丢掉为之奋斗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得来的地位,甚至还可能是丢掉性命。

所以那次影响非常的深远。

如今又来一次。

而且能够坑害到古千目这种情报第一天才的人,不止是地位非常的高,还必须是让古千目完信任才行,这在冷月皇朝内都没几个人。

一旦这个人被出卖,那么太虚皇朝渗透西漠大地的所有内线恐怕都将在接下来瑟瑟发抖,担心被出卖,而如果各大圣地皇朝禁地的人趁机抓住机会,让那些主动走出来,甚至被他们策反,反过来坑害太虚皇朝,这都有可能的。

所以,古千目给太虚帝金圣天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