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强和方东平之前交给张广茂的轴套连接修复技术,就是被哈里伯顿的人给抢注了专利,随后哈里伯顿反过来找江北油田索要专利使用费,搞得张广茂十分难堪。

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张广茂绝对会名声扫地,他所说的把柄指的就是这个。

虽然吃了这么大的亏,但张广茂却不好跟对方翻脸,只能按照牛小强的意思采取拖延战略。等到牛小强研发的双驴头采油机获得成功,他才能挺直腰板跟对方摊牌。

张广茂已经承诺会支付专利费用,但程序审批需要一定的时间,并且一再保证最多三个月,他就会把专利费用支付到位。

哈里伯顿非常清楚中国的实际情况,他们知道中国根本就没有专利保护这一说,因此也就没有逼迫过甚。不然要是把张广茂逼急了,人家不认账,那就别想拿到一分钱。

当然了,哈里伯顿也不是没有反制的手段,采油机就是他们的底牌。

如果张广茂最终食言,哈里伯顿就会立刻终止向江北油田提供采油机,并且还会中断零配件的供应。如此一来江北油田今后将不可能采购到哈里伯顿性能先进的采油机,连带着也无法维修已经采购到手的采油机。

在他们看来,这样的损失是江北油田承担不起的。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张广茂和牛小强早就想到了对策。

只要双驴头采油机研发成功,江北油田将不再受制于哈里伯顿,并且还能借助双驴头采油机的技术优势,去抢夺哈里伯顿在国外的市场。

牛小强敢确定双驴头采油机将会对哈里伯顿的采油机事业造成巨大的威胁,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哈里伯顿求着张广茂了,双方之间的关系将反转过来。

张广茂虽然嚷嚷着要立刻跟哈里伯顿翻脸,但这更像是一种情绪上的发泄,他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只听他接着问道:“小强,你觉得叔叔现在跟他们翻脸合适吗?”

牛小强哈哈一笑:“我觉得挺合适的,哈里伯顿中断跟你们的所有业务也没关系,这恰好给了江北油田和亚洲机械厂签订采油机订单一个最好的理由。”

小家碧玉活力诱人

张广茂迟疑道:“你们厂已经做好采油机的投产准备了吗?”

“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了,其实投产采油机并不怎么繁琐,最关键的是制作模具,咱们厂的技术员已经完成了这项工作,目前正在进行试生产,等到咱们签订了合同的时候,大规模的正式投产工作也就能顺利展开了。”

张广茂没想到亚洲机械厂的速度居然这么快,话说才二十天的功夫,你们就已经进展到这一步了,这也太吓人了吧?

不管是哪家企业,在投产一项新产品的时候都需要经过反复的测试和论证,从产品立项到正式投产,少说也要花掉个把月的时间。

这还是相对简单的产品,采油机的结构相对复杂,体积也比较大,投产的准备工作需要耗时更久,花费两三个月都算是非常快了。

毫不夸张地说,即便是那些国际知名的能源设备供应巨头,也很难做到亚洲机械厂这般迅速。

亚洲机械厂之所以能在短短二十天的时间里就进展到这一步,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他们不需要进行产品的研发和技术论证工作,目前肖定邦和宋智毅领导的测试环节其实就是走个过场罢了。

牛小强对于自己研发的产品极有信心,论证工作他早就暗地里在计算机上进行过了。根据计算机模拟测试,双驴头采油机的各项性能指标全都达到了设计的要求。

产品的研发和技术论证是一个非常耗费时间的环节,亚洲机械厂省略了这个环节,自然能够大大的缩短投产周期了。

除此之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亚洲机械厂拥有着经验及其丰富的技术团队。

这些人虽然以前并未生产过采油机,但他们在机械制造领域的经验十分丰富,采油机也属于机械领域,让他们这帮技术高手按照图纸生产各种零件,根本不存在任何难度。

张广茂愣愣道:“小强,这……这是不是太快了?”

张广茂原本想说“这是不是太草率了”,毕竟测试环节都还没完成,你们怎么就进行到即将投产的地步了?万一测试的结果显示产品设计存在问题,那就需要对设计方案进行修改,如此一来准备工作全都要跟着修改,你们的准备工作全都白费了啊。

牛小强一听就知道张广茂在担心什么,他微笑道:“张叔叔,要不您还是询问一下肖定邦吧,看看测试数据是否存在问题,免得您心里没底。”

张广茂哦了一声:“问问也好,不然我还真的没有跟哈里伯顿翻脸的底气。”

挂断电话后,张广茂起身来到了综合管理处,找到了管理处的负责人,小声吩咐道:“小王,你立刻给我查一查,看看703号油井的对讲机在哪个频道,我要亲自跟他们通话。”

油田的工作区域相对比较分散,为了便于联络,每一口油井都会配备对讲机。对讲机是由综合管理处负责分发的。

703号油井就是肖定邦用来测试的油井,王处长立马点头,很快就查询到了张广茂想要的信息。

张广茂也不耽搁,把对讲机调整到703号油井所处的频道,“总台呼叫703——总台呼叫703!我是张广茂,收到请回答!”

703号油井的人正在统计测试数据,按照事先制定的章程,每半个小时都要对所有的数据进行记录。现在距离展开测试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属于第三次数据记录。

703号油井的对讲机挂在小徐的身上,他正在誊写数据的时候,对讲机里就传来了张广茂的呼叫声。小徐被吓得手腕一抖,差点没把钢笔掉到地上。

他心中大呼不妙:完了完了,张书、。记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这件事跟我可没啥关系,还是让肖工来回复张书、。记吧。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