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无忌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样最好,如果你让道规来执掌荆州,那我是会坚决支持的,就算希乐反对也没用。而且,希乐一直恨上次怀肃抢了他消灭桓振大军的功劳,总要找个地方出气才是。”

刘裕冷冷地说道:“我让他出气的地方可不少,甚至妙音都交出了玉玺,有些事情,差不多就行了,也别得寸进迟。如果还是一直做兄弟的话,那江北也不是不可以分他一部分,但要是再继续斗下去,那我也没这么好说话。”

何无忌笑了起来:“你真的肯把江北分一部分给他?”

刘裕点了点头:“我要江北不是自己想割据一方,而是要北伐,所以只要北边的四到五个郡就行了,最肥的广陵郡,我甚至都可以让他来掌管,这个让步,够大了吧。”

何无忌点了点头:“确实非常大了,如果希乐知道的话,一定会改变对你的看法的,你们之间除了刘婷云外,所有的误会和矛盾,都会烟消云散,我这就去告诉他。”

刘裕摆了摆手:“不用,明天朝议之时,我直接提,给他个惊喜。你看怎么样?”

何无忌笑了起来:“那明天要议的事可就太多了,捉拿殷仲文,分配江北,撤回刘怀肃,不过,这样一来,你跟他的关系,可以彻底理顺了,大晋也能重新走上正轨。”

刘裕点了点头:“嗯,江北我还要经营一段时间,现在不会马上北伐,等阿寿他们打完之后,让阿寿镇守西蜀一段时间,道规带大军回来接掌荆州,你这段时间做好南征的准备,一旦兵马和粮草到位,就由你挂帅? 消灭妖贼。他们始终是心腹大患,即使是在岭南,我也不放心。”

何无忌点了点头:“是的? 我一直盯着他们,这些妖贼可一直不安份? 在岭南的这段时间里? 也是整军备战,还大量地招募当地的俚侗蛮人从军? 用老贼们加以训练,还派使者去出使一边的交州? 似乎想和当地的杜家联合。”

刘裕沉声道:“杜氏一向忠于朝廷? 我们也给了他们充分的信任,打完桓楚之后,原来在京城当人质的杜氏世子杜慧度? 就给我们下令放回了交州? 希望这个也跟着北府军征战多年的杜家子弟,能撑起交州的防务? 不至于给妖贼突袭消灭。”

何无忌笑道:“吴隐之那是完全不知兵? 给打败正常,可是杜家在交州? 却是多年来不停地和州内的蛮夷叛军? 以及外部的林邑国交战? 交州虽小,但是军事能力很强? 妖贼要是有能力一举消灭他们,也不用于出使拉拢了,现在江州和荆州还不太平,我的军队也是分出五千交给怀肃,五千人留守豫章郡治,其他的两万人马分散在各地平叛,还要至少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出征的准备。到时候,可能还需要你和希乐派兵相助。”

刘裕笑了起来:“没有问题,妖贼是我们多年的死仇了,早晚要消灭的,现在只是因为国家这些年用兵太多,各路的叛乱需要一一平定,暂时腾不出手收拾他们罢了,等消灭了西蜀,稳定了荆州,开发了江北,那甲兵已足,粮草军械齐备,就是彻底解决这个后患,为多年来死在妖贼手上的兄弟们复仇的时候了,也是彻底解决大晋最后的内部之患。接下来,就是我们可以集中全国之力,全面北伐,以遂我们少年时投军报国,驱逐胡虏,收复失地之志。”

清纯自拍小mm

何无忌用力地点了点头:“这条路,我会一直陪着你走下去,妖贼我会亲手消灭,到时候助我一臂之力。”

刘裕正色道:“这是一定的,我和希乐都建过功了,也该轮到你,到时候要兵给兵,要粮给粮,这是我们举国的行动,不是一将一州之力。”

何无忌满意地说道:“那就太好了,我这次回来,一是要调和你和希乐的关系,二是要取得你们在此事上的支持。这第三嘛,唉,本来是想借着招揽殷仲文,去收一批世家子弟,可以在军中从事文书和地方治理的工作。可现在这么一闹,怕是这第三条没法进行了。”

刘裕微微一笑:“没事,要招收人才,不一定需要通过延揽殷仲文这样的人来表现,现在反正是无功不得爵,非开国爵就要代降,以前世家子弟们那种万年富贵的好日子是不会再有了,所以现在只要有点真才实学的人是会争相从军,我这里现在是给他们军训,让他们有基本的体力从军,也对军中的情况有个起码的了解,现在第一批训练的三百多个世家子弟已经快要结业了,大多数人是完成了训练的要求,象王弘等人都是不错的子弟,你到时候可以带着回去。”

何无忌有些意外:“你自己不要这些人才吗?”

刘裕笑着摆了摆手:“我没打算现在就北伐,还可以再等等,再说我这里已经挑了谢晦,张劭,傅亮等十余名得力的助手,不至于无人可用。你在江州,那里还没有完全平定,各地的官吏任务很重,只靠我们北府军的将校以军队那套来管理,肯定不行,除了文官外,我再让朱超石带新训练出来的北府精兵两千,随你一同回去,也给年轻人一些锻炼的机会。他们是荆州人,对那里的风土人情熟悉,也许,可以助你再在本地招收些精兵和俊才呢。”

何无忌哈哈一笑:“连你的好徒弟都派来帮我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好了,寄奴,等彻底地平定了妖贼之后,我会同样全力地支持你北伐的。”

刘裕笑着拍了拍何无忌的肩膀:“不是支持,而是参与,到时候你,我,希乐,阿寿,各自带着镇守地区的兵马出征,以整个大晋和南方的兵马,把盘踞北方的胡虏,全部肃清。等到收复两京,重回未央宫,铜雀台之时,我们再开怀畅饮,如此,方人生无憾事!”

何无忌用力地点了点头:“不留遗憾!”

xiazaitxt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