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在哪里下载

“让实验室负责人亲自来给我们开门,真是罪过。”物理系实验楼,赵兴盛带着自己的两个学生,又来蹭仪器,见到谷小白,忍不住打趣了一句。

谷小白丢给他一个白眼,最近谷小白很忙,赵兴盛也很忙,谷小白快一个星期沒见到他了,还挺想念呢,没想到见面就要被打趣。

“小白你又写了一首新歌?”赵兴盛又问。

至于歌王之战什么的,倒是不值一提。

小白有这种表现,难道不是正常吗?

“梦里听的。”谷小白道。

赵兴盛愕然:“又做梦了?还是那个春秋大梦?”

“嗯……”谷小白点头。

赵兴盛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孩子做一次梦就蹦出来一首新歌,而且是质量这么高的新歌!

而且……这首歌的意义,远不只是一首歌!

谷小白唱《著》的第二天早上,赵兴盛就在自己的同事和业界群里面,看到有人讨论这首歌讨论了几百条,连觉都没睡。

然后赶快找到了比较清晰的版本,认真听了一遍。

清纯美女古装写真

虽然是钢琴和非洲手鼓的伴奏,听不出来太多的韵味,但是仅仅是曲调,就已经让人吃惊。

这特么难道不是原曲?

能让一群研究先秦文学、历史学、考古学、音乐史的教授专家研究员们,像是追星族一样,不睡觉去讨论一首歌,大概也只有谷小白能做到了。

接下来,这个群里面,前所未有的活跃了起来,一天能讨论上千条。

就连赵兴盛的老师,都知道了这件事,还专门说起来,说谷小白已经是“诗经谱曲第一人”了,能让两首诗经的歌曲,在现代社会如此大规模的传唱,这种文化上的贡献,足以载入史册。

赵兴盛并不觉得自己的老师过誉了。中国自古以来,都是以史为鉴,以文化为根源,不像西方以宗教为根源。各种宗教、信仰到了中国,都要被同化成中国人的模样,变成中国人的文化。

中国作为唯一还存在的文明古国,在二十一世纪,又以独特的面貌,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靠的是什么?当然是靠的这种根植于血脉中的文化。

而“四书五经”,可以算是中国文化之源,为“四书五经”固根培土,其潜在的影响力,几乎是无可估量的。

犹豫了一下,赵兴盛道:“小白,我老师让我问你,愿不愿意当他的研究生。”

“哎?”谷小白愕然。

其实赵兴盛本来是不打算问的,毕竟谷小白的志向是当物理学家。

人家小白在音乐上的天赋那么高,成就那么高,都毫不动摇,坚定不移地搞自己的物理,这不,现在连自己的实验室都搞起来了。

至于研究历史,翻各种史书……

赵兴盛是这世界上仅有的几个知道真相的人。

谷小白他压根就是为了解读自己的那个“春秋大梦”好不好!

你当人家真的对历史感兴趣了?

错觉,都是错觉!

随着《燕燕》这首歌,在文化圈里掀起的浪潮,赵兴盛的老师就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被赵兴盛劝回去了。

而且,骨子里赵兴盛也觉得,谷小白写出来《燕燕》这首歌,其实是运气好。

做梦写歌这种事……

总不能每次都做这种逼真到需要去研究史书的春秋大梦吧。

谁想到,第二首歌,又横空出世。

就连对谷小白格外了解,甚至可以竞争一下“世界最了解谷小白奖”的赵兴盛,都忍不住要大叫一声:“妖孽!”

实在是太妖孽了!

而且谷小白最变态的地方,其实还不只是写出来《燕燕》这首歌。

研究古代音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致力于复原古曲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

有很多人详尽考证,复原古曲,但最后呢?也不过是束之高阁,对这个世界几乎没有影响力。

谷小白最变态的地方是,他能写,能唱,还能红!

能把最古老的音乐,和现代乐理、乐器相结合,改造成现代人依然愿意传唱,甚至可以爆红的样子,还不失其原本的风韵!

这一点,就太牛了。

艺术从来是需要进步的,不进步的只能被淘汰。

让现代的人喜欢上两千五百年前原汁原味的古曲是不可能的,但稍加改造就能做到这点,何乐而不为?

当然了,说到这点,身为《燕燕》御用编曲人的赵兴盛,还是要自得一下子的。

我们州鸠乐队,就是这么牛,服不服?

让谷小白这样的妖孽,和历史学擦肩而过,赵兴盛也是有点遗憾的。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态,道:“小白,我老师已经很多年没有收学生了,本来说好了我是他的关门弟子的,这次真的是诚意十足……”

谷小白:“呃……”

不知道怎么拒绝好,毕竟人家老爷子盛情相邀了。

“而且,我老师说,可以让你直博!”

“直博?我才大一啊。”谷小白茫然。

“你的大学还能上几年?下学期开学了你就可以考虑这事了。”赵兴盛斜眼看这个心里没点B数的孩子。

谷小白用thetica排自己课程的壮举,已经在学校里传遍了。

谷小白脑袋又一转:“等等,直博,你该不是在骗我!”

国内的科研环境里,直博大概就等于被套牢当成廉价劳动力了,问一下直博的师兄们,十个里面倒是有八个苦不堪言……

现在的国内就业环境,各种高校的职位要求水涨船高,没有海外名校经历的博士,是不值钱的。

“我骗你干啥!这是中国史的博士!又不用你去海外留学!”赵兴盛差点要咆哮,这孩子想的还真多,“再说了,你只是多个学位而已,我老师徒子徒孙一大堆,又不用压榨你干活……”

反正谷小白的成就都已经做出来了,他的老师也真的只是爱才而已。

总不能真的整天让谷小白到探方里趴着挖土吧。

那就不是爱惜人才,是毁坏人才了。

“我老师说了,论文题目都帮你想好了,就写《古曲〈燕燕〉与〈著〉的文化考证及曲谱还原》,写出来就帮你发论文,发了论文就让你毕业,毕了业你就是谷博士了……”

“有那么简单?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谷小白道。

“呃……该修的课程和该参加的考试,也还是要有的……不过我和老师会尽可能帮你免修、免试。或者,你多复原几首古曲,多写几篇论文,然后我和老师力帮你破例,直接授予学位!”

这个付函就是在吹牛了。

历史上,十多岁就直接拿博士学位的有,而且还是物理学这种自然科学的妖孽,但那是国外,而且是几十年前。

譬如谢耳朵不喜欢的那位小鬼的原型,就是16岁拿物理学博士学位。

文史类的,民国时的大师们,二十岁就已经当教授教课的也有,但那个年代更久。

现代社会,国内的教育制度下,目前只有一位大牛,因为硕士毕业论文实在是太优秀了,直接授予了博士学位……实际上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也走了一定的流程,而且那也是几十年前了。

所以……赵兴盛真的是在吹牛。

谷小白盯赵兴盛,你一定是在忽悠我上贼船!

你以为我会上当?

“唉,以你的记忆力和学习方式,学文史类的东西,能花多长时间?”赵兴盛总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拿棒棒糖拐卖小女孩的怪蜀黍,“又花不了多长时间,多一个博士学位,多好?谷博士?小白博士??……”

谷小白被赵兴盛叫的心痒痒,但还是忍住了。

呸,连系统都没能诱惑我,人家许诺给我的,可是人类最强的音乐家!

一个“谷博士”就能把我拐走?没门!

“帮我多谢老爷子的好意……”不过此生已许物理,还有音乐当小三,再难许卿了。

赵兴盛叹息,果然……小白的意志力太坚定了!这点筹码还不够!

他摇摇头,道:“我老师说,让咱们把《著》录出来,我找时间编下曲,咱们约个排练录一下。”

唱个歌,都快成学术任务了,赵兴盛也是痛并快乐着。

“好。”谷小白答应,“过两天吧,这首歌现在还少很多东西……”

“行,不急。”知道谷小白比较忙,赵兴盛也不着急,点点头,转头去忙自己的了。

忙了一会儿,发现谷小白并没有走,反而站在他的身边。

“这是什么?”谷小白看着他手中的图纸。

怎么感觉好熟悉……

“我们在想办法复原一种乐器,叫做鼍鼓……”赵兴盛道。(注)

“复原鼍鼓?”谷小白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不是吧……鼍鼓?是我认识的那个鼍鼓吗?

怎么感觉这么巧?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叮咚一响,一个任务弹了出来:

“‘重见天日’任务分支开启:亲手复原一件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打击与节奏乐器,奖励:基础节奏与律动训练。”

谷小白:“……”

我就说,这事情怎么那么巧!

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不过,这次谷小白和系统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

“嗯,遗迹里发掘出来了很多的乐器,其中鼍鼓就有七对之多,形制各不相同,但是保存的都相对完好,虽然已经部分腐朽,但根据目前得到的资料,已经足以将这个乐器复原了。”

说到这里,赵兴盛特别开心:“没想到我研究的这么小众的方向,都能有这么多的大发现!”

成为超级大牛,指日可待!

说着,赵兴盛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这孩子,怎么会对复原鼍鼓感兴趣?

然后他就听到谷小白道:“复原鼍鼓,肯定要用到声学吧。”

(其实鼍鼓已经被复原,细节也和本书描写略有不同,这里是为了情节需要,请大家当成平行世界。)

头像
admin666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