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秦雪看着厉言爵沉冷的表情,心中冷笑,在数着数。

还不走吗?

还不生气吗?

最好彻底的翻脸,再也不要纠缠她了。

然而,数到了几十了,秦雪都不记得数字了,厉言爵终于有了行动。

他起身,在秦雪期待他离开的眼神中,走去了卫生间,拿出了拖把,处理了碎碗。

秦雪顿时气一泄。

“厉言爵,搞什么啊?还是不是男人啊?我都这样羞辱了,还不走? 堂堂的爵爷,这样被人如此对待,还死缠烂打,说出去,不怕被人笑话?”

厉言爵抬眸,眸色有些暗。

“我是不是男人,不是最清楚?怎么,身体好了,就想要再确认一次?”

“……滚蛋!”

林令妍纯美靓丽照

秦雪没话可说了,这个男人,看起来真是能屈能伸的很呢。

她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坐下来,拿起筷子就夹菜吃。

可是没想到,厉言爵收拾完了之后,在秦雪要再次伸筷子的时候,直接将她面前的菜给抽走了,不只是菜,米饭,汤他都竟然端进了厨房,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反正,就是不给秦雪吃了。

秦雪愣了,然后气笑了。

她放下筷子,看着厉言爵自顾自的坐到了沙发上,还闲适的捏着打火机,准备抽烟。

报复来的这么快啊!

真是幼稚!

秦雪干脆用手机,点了几个外卖,反正他做的的饭菜也不见的多么好吃,还是吃外卖比较香。

两人静默无言,赌气的谁都不搭理谁一样。

直到外卖的到来,秦雪兴奋的去提外卖。

她点的是炸鸡和啤酒,住院期间,实在是吃的太清淡了,这本来就很馋了,所以点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顾忌。

打开餐盒,炸鸡的香味,扑面而来,秦雪闻着香味儿都要陶醉了。

没等着套上一次性手套,直接用手抓着,就上嘴,

张嘴,鸡肉却怎么都到不了嘴边,因为她的手腕被厉言爵给捏住了。

秦雪口水都快滴下来了,忍耐着,命令。

“放手!”

“辣的,炸鸡,还有啤酒,还想住院?”

秦雪翻白眼,“关屁事?我就是吃死也跟无关,放开,放开放开……”

她着急的,就想要吃。

眼看着手腕不动,她挣脱不开,秦雪就直接抻着脖子,往鸡块上凑。

哪知道,鸡块就这么在自己手中,被厉言爵一下子给拍了出去,而桌上那一盒,也被他拿走,直接倒进了垃圾桶里。

秦雪眼睁睁的看着鸡块进入垃圾桶的瞬间,竟然急的眼眶都红了。

她从来不哭,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儿而哭,哭是最不值得了。

可是在这一刻,她吃不到极快的这一刻,突然就急的眼红了,也不是想哭,而是那种狰狞充血,瞬间的杀意涌上。

“啊啊啊啊啊啊……去死……”

秦雪这是平时第一次,恨不得杀了一个人,还是因为没有吃到炸鸡。

然后,屋内的尖叫,夹杂着恨意,以及不共戴天的那种杀气,充满了屋内。

秦雪跑进厨房,拔出菜刀挥舞着,冲着厉言爵招呼过去,她是真的下足了狠手了,根本不怕伤着人,杀人的心都有了。

可见,美食对于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

而厉言爵,几下闪躲,动作迅速的夺走了秦雪手中的刀,之后又承受了她的花拳绣腿和锋利的爪子,以及牙齿,凡是她身上能用到的武器,都用上了,跟厉言爵拼命起来。

许久之后,秦雪消停了,声音尖叫的都哑了,浑身没有力气了,被厉言爵压在了沙发下。

她气喘吁吁的,跟刚上岸的鱼一样,翻着白眼有点可怜,不怎么好看,破坏了她明艳的漂亮。

厉言爵一手撑在她的颈侧,气息稳定的,声音低沉的问:“饿了吗?”

秦雪不说话,倔强的看着他。

她的炸鸡啊!

厉言爵明白了她眼中的控诉和对失去炸鸡的哀悼,不由得笑了下。

“吃饭,还是这么躺着?先说好,这个姿势很危险,我并不能控制住。”

秦雪又伸手,狠狠的在他腰上拧了拧,可是肌肉硬的,却拧的她手指头疼。

她干脆放弃,“吃饭。”

厉言爵勾唇,在起来之前,还是先快速的亲了下她的嘴唇,才将她拉了起来。

“坐着去,”

秦雪也是没力气折腾了,坐在餐椅上,等厉言爵从厨房将刚才做的饭菜和汤重新端出来,她立刻埋头就吃,也不废话了。

这不是为五斗米而折腰,而是吃饱了喝足了,才能报仇。

厉言爵也跟着她吃了点,待她吃饱了之后,剩下的那些还是以老方式,都进了厉言爵的碗里一起被他解决了。

之后他去了厨房,秦雪想到什么,悄悄的拿着手机,走到厨房门口,冲着围着围裙洗碗刷锅的厉言爵一阵狂拍。

厉言爵回头,秦雪嗤笑了声,晃了下手机。

quot;帝城顶顶大名的底下皇帝,爵爷啊,竟然有这样一面。说我要是把照片透露出去,或者卖给的敌人,爵爷的脸估计得丢死了吧?哈哈哈哈……”

秦雪自认为,自己拿到了厉言爵的把柄一样,得意的不行。

心里已经算计着,这照片就算是不卖钱,给他传出去,厉言爵也会让人笑死,她也就痛快了。

等她回过神来,看着厉言爵,并没有看到他黑脸或者生气的样子,反而从容的继续忙活完。

扯掉了围裙挂了起来,厉言爵走到秦雪面前,高大的身躯,直接将她给拢着,俯身,逼近。

“发出去吧,我不介意让人知道,我是在为哪个女人忙活。”

秦雪嘴角抽了下,“哼,什么女人,谁知道?追求的女人那么多,谁能想到是我?我不承认不就是了。”

厉言爵大手拍了下她的腰,“天真!”

说完之后,不管她,直接去了浴室洗澡去了。

秦雪站在原地,不满的皱着眉头,摸着腰,挫败的很,咬牙切齿的,低咒他。

王八蛋厉言爵,贱骨头……

男人都是贱骨头,上杆子的女人不要,偏偏缠着她,绝对就是最大的劣根性。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