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齐御平看着秦雪还是受了影响的样子,叹息了声。

“不是说早就已经对他们没有感情了吗?说自己如今已经是无情冷漠了,那他们来或者不来,其实,都不用在意。冷漠才是最主要的态度。”

秦雪想了想,然后耸肩。

“是啊,一对垃圾而已。”

她何必浪费自己的感情,还浪费自己如此的精力来担心这些事情?

秦雪笑笑,起身,“行了,那我去忙了。”

齐御平在她走出办公室之前,来了句,“秦雪,那什么,做任何事情都要讲究适度,注意身体。”

秦雪后背一僵,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迅速的开门出去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秦雪强迫告诉自己,她是无情的人,自己所有的感情,早就在当年消失殆尽。

一对垃圾父母,一对比她还无情的男女,秦雪本就是他们所生的,自己就应该随了他们,比他们更无情,更冷酷,更自私残忍的。

……

清纯美女之天蝎座女孩殷美思图片

温莲安下午来了,她看到秦雪的时候,满脸愁容。

“秦律师,虽然的助理跟我说过了,但是我心里还是害怕。高强这个人,不了解他,他太可怕了,对我无情的时候,根本当我是陌生人一样,甚至比陌生人还不如。我实在是不想要拖了,我想要尽快的结束。”

秦雪点头,“我明白温女士的意思,我也会尽我所能帮助。其实我之前见过了对方的律师,他们那边提出了要求,可以离婚,也可以给您补偿。但是就您提出的,分公司的一半资产,他们反驳了这个要求。其他的补偿是可以商量的。”

“我这个要求过分吗?当初要不是我给了他一笔钱开公司,高强也不会有今天的。所以这个公司必然要有我一半的。况且他是先出轨,过错方,更不能便宜他了,这些要是我不要,将来他就要给小三了。”

秦雪耐心听着温莲安如今实在说出自己心中的欲望,这多好,老老实实说出来她想要什么,不用虚伪的装白莲花,多好?

之前太费劲,温莲安还得表现自己的白莲,也得表现自己无辜,更是不能将自己想要平分高强的财产以及公司的欲望表现出来,遮遮掩掩的,还是秦雪自己猜出来的,才引着温莲安说出来。

如今,温莲安大概也是被逼的急了,不做遮掩了,直接说出来。

秦雪也直接跟她说:“温女士,如果当初给高先生的金钱,有记录或者是证据,这可以拿出来。”

“没有,当时我们很恩爱,他要创业,我自然拿出来支持了。谁还会想到会做记录呢?”

“那当初给了他多少钱,占公司注册资金份额的多少?”

温莲安想了想,然后扭捏的犹豫的,又在秦雪锐利的目光中,说:“当初这笔钱,虽然不多,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我的所有。”

“多少?”

“大概,五十万。”

秦雪记得,高强公司注册资金,有五百万,而温莲安却只占十分之一。

如今,却要分一半。

秦雪不能说温莲安异想天开,也不能用金钱衡量这么多年感情的付出,但是,温莲安想要分一半,确实比较难。

“温女士,我实话跟说,分高先生的一半,是比较难的。我们可以争取一定的份额……”

“但是不是说婚后财产,都是夫妻共同的吗?”

秦雪点头,“确实,但是相对的债务也是共同的。高强公司规模很大,值钱,但是实际上,债务也不少。”

尤其,高强那边的律师也不是吃素的。

温莲安虽然表现的白莲,但是那边律师却给出了一点温莲安给别的男人接触的照片。

只凭一张照片,必然说不了什么,但是对方律师那自信的样子,怕是有更多不利的证据。

“温女士,还有一点,我希望跟我坦白。是否跟别的男士,有过比较亲近的接触?”

“设么意思?”

秦雪将照片给温莲安看了,而温莲安脸色当时一白,眼中闪过慌乱,却迅速的否认。

“这不是,我没有,这是PS的,他们是陷害我的。”

温莲安的眼神,却不是这么说的。

秦雪沉吟一会儿,道:“温女士,如果您不跟我说实话,到时候双方对峙,我们会很被动。”

“我真的没有。”温莲安还是不承认。

秦雪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高先生律师这边我会再去接触,他们是希望温女士接受补偿的,如果温女士执意想要公司,那么我会想想办法。但是,我也跟说实话,我的话胜算不大。”

温莲安有些不满的看着秦雪,眸中闪过委屈。

“秦律师,是不是觉得我贪婪?我没有,我只是心里不服气,为什么我付出了青春,为了他做这么多,他还要离开我?既然他这么无情,我也不能让他舒服的跟小三一起。其实我不在乎钱,还是公司,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秦雪看着温莲安的哭诉,不为所动。

“温女士,我没有这么想。争取自己的权益,是对的。男女之间的婚姻和感情,自然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所以其实很多时候女人在婚姻中是弱势群体的,您的要求是您心里的想法,我没有任何资格评论的。况且是我的客户,我自然得保护的利益。”

“那怎么没有胜算。”

“我可能能力有限,但是我还是会尽力。”

温莲安犹豫着,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而她除了律所之后,秦雪就去跟齐御平说了。

“温女士应该会要求换律师。”

刚说完,齐御平的电话响了。

而秦雪笑了笑,齐御平先接了电话,“温女士,好。”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齐御平安抚了几句,然后挂了。

“秦雪,别说这是故意的。”

“有几分吧,但是我确实没什么胜算。这个女人不跟我坦白,早晚会被她坑了。”

“什么不坦白?”

“她可能也出轨过,被人抓住把柄了。”

齐御平略一沉思,“确实不想接?”

秦雪点头,“嗯,不想接。”

“这不像,以往客户再怎么难弄,不喜欢也都会接的,为了钱不是吗?可是这次不接,有问题。”

“那就当我累了,姨妈期,心情不好。”

这个理由都想出来了,那就更不对了。

秦雪很少有任性的时候,而齐御平当然也没有再追究。

只是到底是身为老板,还是有些表达自己的意思。

“至此一次,秦雪。”

“我知道了,老板,这月奖金,可以扣了吧。”

齐御平也不客气,“自然要扣的。行了,我会让别人接这个,调整一下情绪。如果需要休假,的年假还没有休过呢,这段时间,要不休息休息?”

秦雪直接摇头,“别呀,老板,我还很有热情,很有干劲的。我还需要赚钱买房子养活自己呢。”

涉及到金钱事情,秦雪就有精神了。

被她这忽然的兴奋给逗笑了,齐御平笑了起来。

“行了,那还不干劲去忙?再有下次因为自己放纵而请假,就别来公司了。”

到底他还是戳穿了自己昨天请假的事儿,秦雪脸色尴尬的,还难得的红了下,赶紧逃了。

在律所也没有待多久,带着小助理出去忙了。

跑了一趟法院,那边下班之后,跟小助理分道扬镳,秦雪去了许星辰公司。

对于秦雪的到来,许星辰很是惊讶。

“阿雪,怎么来了?今天不忙了/”

秦雪一笑,撩了下长发,妩媚明艳的让公司的男孩子都看直眼了。

她还冲着人家男孩子笑了下,让人心跳不已。

许星辰看她这样子,无奈一笑,赶紧的拉着她进了自己办公室。

秦雪参观了下她的办公室,这才坐下来。

“们公司男人太少了。”

“都出去监工了,在工地上呢。别把的魅力用在他们身上,他们可招架不住。说吧,今天怎么来了?”

秦雪挑眉,双腿一交叠,慵懒一笑。

“说呢?昨晚没回去,不要告诉我睡在公司。”

秦雪刚一问出来,许星辰就心虚了,脸色变了变。

得了,不用说了,肯定是被邵怀明给带走了。

“明白了,他强迫啊,威胁啊,还是强取豪夺什么的,看这个样子,也不是特别的生气吧。”

“我很生气的,我想回去那里,但是我……”

“我明白,我知道。”

秦雪笑,“不用多说,我是了解的,但是架不住邵怀明的霸道。”

“嗯,他太过分了。”

所以,其实许星辰再果断时间,估计就被带回明园,和好了吧?

秦雪要是以前还会多说几句,让许星辰理智一些,但是看如今这个样子,多说也没有什么作用。

秦雪太了解许星辰,她脾气软,容易心软,而且邵怀明纠缠下去,若是真的硬碰硬,双方都不会有好处的。

先让他们再沟通一下吧。

离婚这么大的事儿,秦雪也见识过很多,帮人打过官司,也看尽了丑恶的夫妻翻脸的样子,离婚不离婚真不一定的。

“好,不说这个了,今天我下班早,一起吃饭去吧。”

许星辰收拾了东西,跟秦雪先一步去吃饭去了,他们在附近路边选了个烧烤摊子,还要了两瓶啤酒,撸串喝着啤酒,也很是畅快的。

……

厉言爵答应了母亲回家吃饭,赶着饭点回了厉家。

厉父在屋内带着老花镜,捧着平板看新闻,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儿子进来之后,也没在意。

厉言爵叫了他一声“爸”,厉父这才抬头,然后把平板递过去。

“真是岂有此理。这些年轻人,糊涂的很,没有过哪有家?”

厉言爵扫了眼,最近闹的比较大的这些港独,越来越大,他也关注过。

他坐下来,放下平板,道:“跳梁小丑而已。翻不了大浪。”

“话是这么说,但是,真的是让人生气。一群无知的人……”

厉母从厨房出来,看到儿子,笑了笑:“回来了?马上就做好了,还有说说爸,都退休了,别老因为这些事儿生气。这么不相信我们国家吗?肯定能处理好的。”

“我不是不相信,我就是对这些年轻人失望。他们注定是要被牺牲的,误入歧途,将来可是毁了。”

厉父摇了摇头,还想要说什么,厉母立刻打断了他的啰嗦。

“别想了,过来,帮我一下。”

厉父这才起身,去帮妻子,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帮的,不过是厉母找了个借口转移他的注意力。

而厉言爵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着手机。

没一会儿,饭菜做好了,一家人坐在餐桌上吃饭。

厉家父子,都不是善言谈的人,桌上只有厉母,开口调节气氛。

“最近累吗?别每天都耗在那个酒吧里,回家或者住在公寓里,作息调节一下,对身体好。”

厉父皱了皱眉,“那个酒吧,到底不是正经事业,还是……”

还没说完,厉母似乎在桌底下碰了下丈夫的腿。

厉父立刻沉了脸色,不再说话了。

而厉母继续道:“当然,这是自己的事业,我跟爸爸也不干涉。凡事儿,还是要注意安,还有分寸。”

儿子是什么人,当过军人,自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就算是做着那些在他们这些老古板眼中,看着不太正经的工作,但是他们也是相信儿子的。

厉母说话点到为止,也就够了。

而其实工作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想要知道的,自家儿子终于有女人了这件事情。

“那个喜欢的女孩子……是个什么样子的孩子?们进展怎么样?平时都怎么跟她相处?”

厉母说起来,厉父也其实很关注,只是不能像妻子这般直接的明目张胆。

厉言爵还没回答,厉母立刻又说,“当然,我没有想要知道们相处细节,没那意思。就是问问,如果有女孩子什么方面不懂的,我可以给意见。”

厉言爵抬眸,看着好奇的母亲,还有父亲投来的目光,他这才道:“一个律师,很漂亮。”

“哎呀,这么厉害啊,律师很能干的,”

“嗯,就是性格有点冷。”

“高冷美人啊?有意思,就这个沉默的性格,女孩子再高冷,那不行。得热情起来。”

厉言爵点头,“嗯。”

“嗯什么嗯啊?知道怎么热情吗?别看爸爸这个样子,其实当初追我的时候,他才……”

“咳咳!”

厉父突然咳嗽了声,厉母轻笑了声,“怕什么,儿子知道我们爱怎么了?还见不得人啊?”

厉父放下碗筷,“行了,我吃完了,们吃吧。”

起身就背着身,走出了屋内,去院子散步去了。

厉母笑着,摇了摇头,“这老头子,以前也没见他脸皮薄。我接着说啊,爸爸当初……”

厉母向厉言爵显示了当初他们夫妻爱过程,以及厉父如何热情,这样才能追的美人归。

而厉言爵听完,其实并没有多少触动,父母之间,其实也是两情相悦的,根本没有太多的难处,母亲也不是秦雪那个性格,说是热情根本不可行,甚至还肯能把秦雪给吓跑。

只是厉言爵并没有跟母亲说秦雪的性格。

经历了母亲的爱一课,厉言爵终于逃出来了。

上了车之后,先抽了根烟,抽过之后,拿出手机来给秦雪打电话。

而此时的秦雪,却刚跟许星辰回到家,还买了酒接着喝呢,说说笑笑的,好不痛快。

厉言爵电话过来,她直接不耐烦的直接怼过去。

“没空,不约。挂了。”

就这六个字,直接挂了。

厉言爵看着手机,黑眸闪了闪,这才开动车子,去了酒吧。

这个时候的酒吧,是最热闹的时候,厉言爵低调的出现,但是一直都还盯着的女人,看到了他。

眼睛一亮,他们今晚再接再厉,前仆后继的重新表演酒吧常见的一幕。

可是,今晚,在几个常见的面孔中,多了一个女人。

温莲安看到厉言爵来了之后,立刻冲着她过去。

在好多人看好戏的眼神中,等着看再次被爵爷给赶走呢,尤其温莲安这温温柔柔的,小白脸的样子,女人是最不喜欢的。

但是让他们失望了,温莲安坐在厉言爵身旁之后,厉言爵竟然没有赶人。

女人们都生气了,更闪着嫉妒,狠狠的瞪着温莲安,想要看她到底有什么能耐。

“厉大哥,”

温莲安端着酒杯,扯起一抹苦涩的笑。

“厉大哥,可能这就是我的报应了,高强真的是让我生不如死了,厉大哥,是不是也会觉得,这是我的报应?”

厉言爵看着温莲安的苦涩,“怎么了?不顺利?”

“嗯,高强捏造我出轨的事情,抹黑我,甚至在转移财产了。我这个婚,离了,大概就净身出户了。几年的青春没了,爱情没了,什么都没有了,却只能带着伤痛离婚,如果小武在,他肯定不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厉大哥?”

温莲安又哭了起来,她不由得,想要靠近在厉言爵的身上。

厉言爵却往旁边挪了下,让温莲安动作一顿。

“的律师会帮的。”

“我也以为是这样的。可是秦雪秦律师,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很不想帮我,所以律所那边给我换了律师。”

厉言爵蹙眉,“她怎么说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下午聊的时候还好,可是她话里话外,都不相信我没有出轨,都还在帮高强说话,那意思是希望我同意高强的提议,让我吞了这口气。这个我怎么能接受,我都懵了,从律所出来之后,我想了很多,后来觉得,高强可能收买了秦律师了,他一向擅长收买人的……我一个无权无势又没钱的离婚女人,到底是不能给秦律师更多的报酬,所以她选择钱多的高强,我也明白,人为财死,我也不能说什么。”

厉言爵深思着,对温莲安的说法,不知道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之后才说:“那换律师了?”

“嗯,齐总给我换了一位,而且表达了一份诚意,说是一定会帮我的。”

“知道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告诉我。”

“厉大哥已经帮我很多了。可是高强的卑鄙,是我都没想到的,我都不知道未来他还会使出什么手段来。我要是有厉大哥这样的本事,我恨不得干脆直接找人揍高强一顿,我也解气啊!”

温莲安玩笑似的摇了摇头,“算了,我也就随口一说,我要是有厉大哥这样的本事,我也不会到这个地步了,不是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路朗突然出现在温莲安身后,冷笑了下。

“想让爵爷找人把出气,直接说啊,我们爵爷不懂那些弯弯绕绕的心思。”

温莲安惊讶了下,回神,看到了路朗,酒吧灯光闪烁,有些黯然,但是路朗却也明白的看清楚,温莲安被人看穿的难堪。

可是她变脸也快,笑着解释,“路朗,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开玩笑的。”

路朗坐下来,嘲讽一笑。

“我可没开玩笑。毕竟是因为小武,不用爵爷出手,我也能帮。直接说就好,当然如果真没有那个意思,我会错意了,那就算了。”

路朗这话弄的,温莲安脸色变了一阵又一阵。

然后她到底还是忍住了,笑着说:“我真的开玩笑的。”

“啧,好吧,算我多嘴。”

他们喝着酒,短暂的沉默,温莲安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在路朗面前,她还是很紧张的,怕说错什么,做错什么,又被路朗给怼了。

不过,路朗偏偏不放过她,道:“当初拿着小武的抚恤金,嫁给了所谓的真爱,现在到离婚这地步了,大概也是小武在天上保佑吧?”

这怎么能是保佑?

路朗嘲讽的意思,根本就是在说这就是报应呢。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