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帮不上什么忙的。”男声再度说,“以往遇到家族的管理者,都只有拼命逃跑的份儿。实力的确随着时间增长,可黑市中诸多散开的消息你们也看见了,可都是哪些人带队过去啊。不是这两年来才出现的骑士侍从,就必定是家族顶尖的精英人物。就算是敌人的一个普通成员,我想都得是三阶段手术者起步了。二阶段的不是后期,没有充足的体力,应该连队伍中一个做后勤跟着队伍背东西的活儿都讨不到。”

“是要与这样的队伍为敌,对方手里的气动武器可是连高级防弹车辆都能砍断的货色、、、子弹打不打得准不说,对方绝对能躲开倒是真的。”说到这里的男声有些委屈味道。

“控制变量,想清楚自身优势,就能找到切入点。来到这里快四年,戴维的钻石和珠宝生意,黑市中的军火与药剂生意等等,能快速发展不都是这样一点点积累的?”

“卡拉姐你变了,以前的你绝对不会这样冒险。有太多控制不到的变量在其中,这种事情你绝对不会参与进去。”

“弱小之时肯定需要对每一步做好最为慎重详细的打算,控制所有可控制的事项,不犯下一项错误,即使出错,也能依靠可观的容错率去及时挽救。这绝对是一种正确的生存方式。但若拘泥其中,却是不能成长的。改变的初始地方就是脑袋中的东西。还在家族里进行训练,或是过后去了军部学校进行任务,那时的确只需要考虑自己活下去的问题。即便是普通人,随着年龄成长,也要因为环境和能力不断纠正思考方向的问题,使能力不会与思想脱节得厉害,那就更不用说我们了。”

“成人的身体,小孩子样的思维,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弱小,而不会看上去强大。我们也走到这个节点位置了,考虑事情可不能还沿用以往的方式,它的限度是有限的,现在已去到极限,普诺斯。”

“好了,又不会正面作战。帝国当中知道有个地方还有着我们这样一群人的也只有卡西亚了,会以为基础进行计划上的调整。知道什么是威慑与恐吓吗?真去到南方森林,卡西亚那家伙身边会带着弱小者?敌人肯定会这样认为,而他们意识到自己被欺骗的反应时间,就是我们能行动的时候。那会很短很短,以至于能不能在这段时间中起到帮助、、、”卡拉摇摇头,“过去一趟,即使只在周围转转,我也会安心很多。”

“毕竟我是个身上有着一两亿欠款的人,债主还是卡西亚那家伙。”

“这个时候不都是希望债主出点意外、、、”普诺斯说到一半自知话不对,当即抿住了嘴巴。

“我们还是有资本可以去那里看看。”因为清楚普尔曼的性子,卡拉对这句话没有不满的表示。普诺斯对卡西亚心存感激,阿黛娜也是如此。当初自己与他们能活下来,是因为卡西亚的原因。只是在卡拉的设想中,自己与卡西亚再度见面不会是这种情况下。

两者的位置与情况经过这些时间,似乎交换了。那时的卡西亚需要面对梅瑞迪斯家族的压力,而现在的自己,则需要面对圣皇厅的压力。卡拉一直都没有怀疑过卡西亚在那时不会来到约定好的地点,就如同时间过去了,自己也没有立即离开一样。现在也是如此,卡拉不会怀疑面对强大敌人的自己是否会生出退缩之心。毕竟,自己有两颗心脏,对任何事情的承受能力或许会是两倍也说不一定。

“两周前就让你调配的生物毒剂怎么样了?这就是可以控制的事物,担心安的话,倒不如现在去加大剂量与毒性。最好的防守,当然是杀光敌人。”普诺斯听后点点头,还想说什么,却是被身旁的阿黛娜拉走了。

粉色甜美少女

“老板、、、”等到普诺斯他们离开,戴维说话,但找不到能说的东西。

“这不是你能适应的圈子,我记得卡西亚当初也是这样评价的。离开这段时间,管好生意就行了。我们你就不用担心,只会增加你的心理负担。”安慰着戴维,卡拉从椅子上起身,看向房间中挂起来的地图,继续研究。戴维见此摇着头离开。他直到现在也没有进行手术,按照他的说法,见识过卡拉这样的手术者之后,每次想到当初在格润绿洲起飞的那艘飞空艇上发生的事情,总是让他产生抗拒。那会儿卡拉也好,卡西亚也好,年龄都不会很大。

心中有大致计划时,窗外已经是日落了。卡拉去到窗户边,沐浴在金黄色阳光下,白皙皮肤有种傍晚散发氤氲香气的柔和视觉触感。

“不知道谁会成为去救下你的人、、、”

卡拉感叹的声音没能传出屋子,在身边便落下地面:“有些地方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啊,卡西亚。以前是自己,现在变成了叶捷琳。明知道是个巨大陷阱,肯定不能主动踏进去,不过最后还是会走进去。这点倒是一直留存在你的身上、、、不过,有些东西没有了,那也就不是你了。”

、、、、、、

会议准时在第二天的同一时刻进行。对于接收到各自上层信息的各方负责人,会议的顺利进行无异于让诺诺斯卡终于在这几天第一次感觉舒心。难题解决,方案顺利实施下去,没有了无止尽的争吵,各方间再度回归融洽的状态。

圣皇厅和火焰联盟来人简单介绍完圣卫队与龙骑士的情况,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是圣皇厅在最后着重说明了那一批监狱罪犯。

“他们不属于我们这一边,是除去卡西亚的第三方敌人。对于敌人要怎么做,我想我们是没有资格去教授你们方法的。上层人员让我代为他们拜托在座的各位,帮帮他们,不要让这些罪犯活着离开森林。手术者触犯法律条款时的严重程度,想想就能知道。得到远强大于普通人的力量,对野心和欲望的释放、、、”圣皇厅中的一人带着心痛感,“能在这一次任务中起到一点作用,在他们死去时,或许才能让他们得到一点心灵上的慰藉。这里,我先行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帮助,也是对帝国的帮助!”

听完圣皇厅几人的话,会议结束后人很快便散了。

“龙骑是很有名的兵种,圣卫队的话,你们有资料吗?只是圣皇厅内部的一个机构吧?”诺诺斯卡事后询问。龙骑用不着火焰联盟解释,而圣皇厅的说明约等于没有说。

“类比教国内部,我想就是三大骑士团精英成员的老年体,就是这种感觉。手术长时间停歇,没有突破希望,实力增长只能寄予在其他方向。我记得三大骑士团的这类人只要没有死亡,去到中老年,要么在骑士团当陪同训练的教官,要么是辞去职务,受家族、公司与一些富人的邀请,做雇佣与保护成员。”

“只是这种水准,就只能指望那几位年轻龙骑了。”诺诺斯卡失望的回应希拉瑞莉,“圣皇厅还是不想出力,圆桌骑士团现在不能用,但记得帝国当中还有禁卫军、玫瑰与蔷薇骑士团在。也不知道站在圣皇厅这边的帝国势力上,因为卡西亚的消息而会有什么变化。连罪犯都放出来了、、、无论是教国的教廷,还是圣多拉格帝国的圣皇厅,其内大部分成员都不是什么好人了。”

奇尔曼笑起来:“现在才看清楚这件事?帝国普通人口超过千亿基数,教国人口是帝国的几倍。想要将这样庞大的人口统筹管理好,工作量连同我们都无法想象。需要有东西从宏观上让他们信服,即使这些人出现些问题,镇压和清理对手术者都是踩死蚂蚁样的小事,但数量的巨大也会让人疲倦。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教廷和圣皇厅之所以会在国家中占据巨大比重,也是因为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他们所做之事的确是让这些庞大基数稳定运转的关键点之一。”

诺诺斯卡叹息一声,奇尔曼的话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点。他看向希拉瑞莉:“让学生的女性成员们自己小心些。”

“大多安排在后勤上了。”

“若是可以,我倒是想卡西亚帮助我们清理掉大量的那些人。我希望回不去的学生都是死在子弹与剑下,而不是其他一些原因。威尼特斯号远洋巨舰那段时间的事情,我们都不希望其中的一部分上演。”

“都回去准备吧,今天过去便只剩四天了。”诺诺斯卡走向木屋的门,“无事多休息,这是我们最后的轻松时间。”

、、、、、、

南方森林应该算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边境线,不仅仅是因为帝国对之管控严格。这里的城市并不多,城市与城市间大抵也会相隔更为巨大的距离。

第九天傍晚,两座城市间的荒野上空,余晖才消失掉,一块不过二三十米长的青黑色阴影便缓慢落下,升力装置的下压风气将茂盛的荒草直接压着紧贴地面。小型飞空艇内,卡西亚准时睁开眼睛。小房间里有昏黄灯光,一身灰白色礼服的骇坐在对面,手杖横放腿上,没有带礼帽,偏淡金色的头发像是水晶一根根拉出来的艺术品,反射的光芒让卡西亚下意识眯起眼睛。

“倒不用送我。”卡西亚起身活动休息了好几天的身体,骨头摩擦出噼啪声响。这种无意义的动作其实会损害身体,但就如同普通人喜欢压手指发出“啪”的声响一样,心理上的活动成分居多。

“倒也不用单独行动。”骇以相同的句式回复卡西亚,“不是没有朋友与队伍。”

“不是单独行动,前方的森林里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快两年没有见过它了,要先去看看。它身体长得很快,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模样。不提前确定,临时做计划会出现些不易补上的漏洞。”卡西亚笑着回答。想到卡西黑那张狰狞的脸,除了想笑一笑外,内心里满是对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般的无奈。成年龙类的标准线是十二年,那时其身体便能去到标准的一百米长度左右。其后成年龙类的身躯还会继续成长,只是个体差异与实力不同,其躯体大小会直观表现出来。

一定程度上,对于龙类,身体大小就意味着实力的程度。想想卡西黑接近三岁的年龄,也不知到现在应该有多长了。卡西亚心里很期待,浓缩龙类血液不说喂了多少罐子,自己的血液,还有固态红水银,以及帮助卡西黑狩猎的类第二类生物等等,食物上不可不畏丰盛。

得看到成果,卡西亚这样期待着。另一面,心里一直有声音告诉卡西亚,因为他的教育方式不同,卡西黑目前的状况肯定会让他在感叹的同时,多少无奈着。对卡西黑,他绝对算不上称职。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