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钢铁般的手臂从裂缝里的黄沙里伸了出来,撑在裂缝两边,动作轻轻地,悄悄地,晶莹的黄沙从他的身上簌簌落下,一双绑得很紧的军用鞋子轻巧地踏在了干燥的地上,没有出一丝声响。

捕猎队的所有人都在朝着面前屋顶上的狙击手猛攻,他们戴上了面罩,上面两块圆溜溜的镜片虽然过滤了强烈的光线,但是却更进一步缩小了他们的视野。有时候,眼睛所看见的范围,决定了自己的生命长短。

卡西亚从裂缝里钻了出来,里面很不好受,空气流通性太差。他很早就感觉到了前方一众蒸汽机车传来的震动,直到听到响彻在整个车站上方的枪击声信号,他才悄悄地爬了出来。

果然和自己想得一样,注意力都被卡拉吸引过去了,卡西亚漆黑的面罩下露出属于胜利的微笑。

他的腰间挂着六杆巨大的早已上好膛、装好弹药的双管猎枪,脚步轻轻迈过去几步,剩下的二十多号人的捕猎队还在一个个弓着身子躲在车后。

对面的狙击手实在太厉害,稍微露出一点脑袋就能吃到一颗子弹。不能瞄准的火铳射出的子弹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火力网来压制,他们一个个都爱惜自己的性命而龟缩在蒸汽机车的掩护里面。他们完是被一个人在压着打,而他们的子弹连对面狙击手的衣服都擦不到。

真是活见鬼了!从他们将这补给车站彻底控制起来的几年时间里,哪里还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有什么东西是一弹夹子弹解决不了的吗?

没有,他们在这几年时间里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就算曾经在沙漠里被狼群包围过,最后还不是靠着手中喷吐火焰的铁块们走回来了。这一次的袭击真的是打得他们彻底抬不起头来,而且他们也不敢抬起头来。

一个干干瘦瘦的男子胡乱打完火铳弹夹里的子弹,再也承受不住头顶上的压力,于是侧过身体来,想要在重新换弹的时候休息一下。

可是当他从侧身的衣服包里取出弹夹的时候,却意外现自己的视线里多出了一双穿着黑色鞋子的脚。他脑回路有些缓慢,在这个时候有能站着还不被狙击手打死的人吗?

他眼睛顺着鞋帮子一路向上,目光还没有触及到这双脚主人的腰部,两根并排起来口径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双管猎枪的枪口正和他的双眼遥遥相对,枪管里仿佛是沙漠中深不见底的枯井,没有一丝水分,也意味着没有一丝生命。

“你好。”他切实听到了从枪管黑暗里面传来的属于死神的呼唤。

青春少女学院风连衣裙浅笑嫣然铁轨写真

铁砂带着高压缩热气流喷涌而出,呈现圆扇形向前展开,躲在蒸汽机车后面的人都是两三个扎堆,他们对身后毫无防备,而卡西亚却是做好了完的准备,左右两只手上各自将猎枪倾斜着,腰间上挂着的上好膛的猎枪拔枪就射,极大的后坐力在他钢铁一样的手臂里完没有一丝偏差出现。

“第一回合,五个。”

手指松开,两杆猎枪尚未落地,卡西亚手里的第二轮火力便又准备完好。

“嘭”“嘭”

双管猎枪的声音并不是很大,相反在卡西亚的感觉里,反而是一种蒸汽阀门突然松开,里面高压气体突然大面积冲击出来的顿声。

毫无防备的捕猎队伍的人终于现了他们身后还有人站在那里,但是等到他们现,一路排开的数十辆蒸汽机车后面,已经有十来个人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猎枪的大口径意味着它巨大的威力,卡西亚根本就不用刻意去瞄准,只要看到大致的方向,手指就可以毫不犹豫地扣下漆黑的钢铁扳机。铁砂溅射还带着些许没有熄灭的火药火星子,躲在车后面的人完暴露在卡西亚的轰击范围里。他们身上厚实的衣服根本就起不到一丁点的防御效果,一片铺撒过去,他们身上就是血肉模糊的景象。

无数铁砂嵌在身体里面,除非是将猎枪的攻击距离再次拉近一点,一枪轻而易举打断一具成年男性的身体,否则致死的原因都是流血过多。

最后两杆猎枪里的弹药终于喷吐了干净,几个人在近距离的冲击下部被推出车身的掩护外,卡拉的狙击枪子弹也在同时应声而来,一颗颗灌入这些人的脑袋里。

“我看你还有什么东西!”捕猎队的人面露凶相。

卡西亚腰间的六杆双管猎枪里的子弹部打完了,二十几人部倒在了噙满鲜血的水泥地上,最后两杆猎枪被他当做了投掷的武器。即使身体里有二十四根抑制管,但是卡西亚的力量还是有正常水平的三分之二,那就是接近七百斤的力量。

堪比铁球的猎枪枪身带着狂风飞了过去,应声响起一片骨头断裂的闷声。一个人的胸口完被击打得塌陷了,心脏因为被断裂的肋骨插中,身体抽搐着瘫软了下去。而另外一人也是反应了过来,勉强举起手中的火铳枪抵挡,但是在巨大的力量下也招架不住,被彻底击晕。

卡西亚适时弓着身子蹲下,利用前面蒸汽机车躲避枪口对过来打出的子弹,身子也如狼一样靠近了面前的机车后还躲着的两个人,他伸出两只手臂快如闪电,这一次没有如同对待精瘦男子那般,手里留有余力。钢铁手指在握住两人人喉咙的时候就扭断了他们的脖子,这个时候卡西亚可不是一只还在晒太阳的慵懒睡午觉的小猫,那是炸了毛、露出沾染过鲜血利爪的野兽。

“还剩三人。”声音里依旧带有阳光,但是在剩下的三人耳朵里却是敲响的丧音。

短短的十来秒时间里,等到他们脑回路里想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整个捕猎队伍的人已经只剩下他们孤零零的三个人。面前这个带着黑乌鸦面具的人到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他们现在也没有想清楚。

手中的火铳与手枪还在喷吐着火焰,可是怎么也打不中面前这个快如疾风的抓着猎枪枪管的男子。他的脚步太快,奔跑的度犹如一道影子,没有规律的步伐让他们的子弹部落了空。

“停下,停下。不能让子弹一起打完了!”这个时候终于有人想起了常年捕猎的经验来,火力的交叉不能停下,不能让面前这个男子靠近。

他们有人打了一个哆嗦,不敢想象那个可怕的画面。

可是他们本来就没有经过什么特别的训练,心里素质是在与沙狼这些动物的搏杀里练就出来的。沙狼终究只是凶狠一点的野兽,与人类本身携带的无尽的恶意比起来,就如同他们脚下的沙粒与沙漠的区别。

在血腥味道里已经紧张得手臂紧绷的他们,终究还是忘了捕获沙狼的经验,三人弹夹里的子弹在同一时间打完了。

换弹最少需要一两秒的时间,他们才把火铳的弹夹取下,才把转轮手枪里的弹壳抛出,双管猎枪灰色的硬木枪托就如利剑横斩了过来。

噼啪的骨头断裂声音带着一个人的脖颈彻底变成了弯月形状。另外两人惊恐之下连滚带爬想要远离这个男子,刚出了蒸汽机车掩护的他们的脑袋,两颗狙击枪子弹划过空气,带着清澈如泉水的呼啸声音,已经等待了他们多时。

于是,卡拉与卡西亚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太阳的出来,那本是他们完整的计划。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