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谈话之后,韶老爷子像是最后强撑着的那口气,突然就泄了一般,一下子就倒了,身体各项指数都在不断的下滑,原本还能杵着拐杖到处走走的人,现在甚至连下床都很困难。

他时常需要带着氧气罩,清醒的时间也少了很多,一天中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昏睡中度过。

韶家的人早就有了准备,只是真的到了这一刻,难过伤心是难免的。

楚泱站在最外面,望着前些日子还精神奕奕的老人,现在却大部分的时间意识全无的躺在那里。

人的生命是真的很脆弱!

楚泱一直都知道。

她从来都是一个旁观者,不干涉,不去左右任何人的抉择。

她一直以来认知都非常清楚,死亡并不代表着一切的结束,只是这一世的死亡,他们还会转世,还会有下辈子,只是这一世的记忆羁绊都会随着死亡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彻底的结束而已。

不至于多难过多不舍!

但真正的事情落在了自己的头上,那种难过痛苦,是没有办法忽略和逃避的!

理智上来说,楚泱知道,这是避无可避的法则和规律,生老病死,本来就是人之常情。

可情感上,楚泱又想要不顾一切的去留下这个人!

在花园蕾丝裙美女梦幻唯美写真

韶家的几个小辈都回来了,韶泽黑了很多,却也坚毅了很多。

韶家这家人在一起都颇为的和睦,感情也很深,几个小辈看着躺在床上的韶老爷子,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唯独楚泱自始至终都站在最后面,神情平淡,眸子黑黝黝的。

她仿佛根本不受这种悲伤的氛围所影响,自始至终像个局外人!

这段时间来往韶家的人不少,不管是攀关系讨好也好,还是真心的过来看望老人,都对楚泱的存在抱有深深的好奇。

实在是韶家的这位小公主,他们真的太好奇了。

也不是没见过,举办的生日宴,以及没有成功的订婚宴,他们也是见过了的!

只是都过去了不少年了,比起那些经常出现在人前的贵女们,韶家的这位真正的站在贵女之首的人,却真的太少出现在人前了。

哦,说少都是客气的!

压根就没出现!

倒也不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听过了不少道听途说的事情。

可那毕竟是传闻,又不是亲眼所见,肯定少了不少让人信服的证明!

关于那些传闻,可是什么千奇百怪的都有。

信或者不信,也只在一念之间。

但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只是不管心里面再如何的好奇,在这种时候,显然都不适合询问的。

韶家人也没工夫搭理他们心里面的那些小九九,楚泱压根没将注意力分散在他们的身上。

她很安静,安静的仿佛像个隐形人似的!

但是谁也不可能真正的忽略她。

她的存在本身就像自带发光体一般的惹人注意。

即便一句话不说,即便已经站在了最角落里。

尤其看到她旁边那可爱的小团子后,心中都了然,果然这个孩子是楚泱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裴家的那位的,当初订婚都没出现,还能在一起吗?

这里面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弯弯绕绕呢!

不少人心里面都天马行空的猜测着,楚泱的注意力都被突然跑出来到她身边乖巧不吭声的小团子吸引了。

“去做你自己的事情!”楚泱对韶楚翼说道。

韶楚翼摇摇头:“我要陪着妈妈,我很乖不说话也很听话的哦。”

楚泱笑了笑,摸着他的头说道:“我知道你很乖,但这里并不适合你待在这里,过一会儿妈妈就回去。”

韶楚翼哦了一声,看向身边低垂着头的小琅,最后还是决定不忤逆自家妈妈的话和小琅牵着手离开了。

小琅的身影除了特殊的人之外,并没有人看到。

不然真的要被吓死了!

韶阳注意到楚泱这边,也知道自家的妹妹对于人际关系这方面并不是太擅长,本身这些人和她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所以他和韶泽韶凌交代了一声后,走到楚泱的身边。

“这两天累了吧?”

韶阳示意楚泱和他一起离开后,在路上不时的侧头看她,注意她的神情变化,一边问道。

楚泱摇摇头,走到了外面的喷泉池边上站定。

喷泉的水溅到了她的身上,入秋之后,温度也渐渐的降低,水花溅到身上有些凉意。

“不累,我其实什么也没有做!”楚泱看着喷泉上的小天使雕塑淡淡的说道:“我倒是想要做点什么,可被爷爷拒绝了,也许那样做我才会累一点,虽然不至于多累……”

韶阳缓缓的说道:“我早该猜到的,爷爷总会要找你谈一次,不然他也不会放心,生怕自己意识不清的时候,你背着他做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楚泱抬眸看过来。

韶阳牵起嘴角笑了笑,将眼睛摘了下来。

他早就不近视了,只是习惯了带着眼睛,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镜片后面。

“爷爷说的一点也没错!”韶阳道。

楚泱闻言更加疑惑了:“爷爷……说了什么吗?”

“爷爷之前就说关于他的身体和病情,他得找你谈一谈,他说,要是不和你交代叮嘱了,你这个傻丫头不知道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韶阳叹息一声道:“显然,你刚刚的那些话也证实了我的猜想,哪怕爷爷都那般的叮嘱了,你心里面还是在蠢蠢欲动,对吗?”

楚泱侧头不去看韶阳,对,没错,蠢蠢欲动的心压制不住的想干点什么。

“爷爷最怕的就是这个,怕你做事情不顾后果,怕你感情用事,也怕……你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泱泱,你能理解作为长辈,对自家孩子的担忧与牵挂吗?”

韶阳侧身看向她:“你答应了爷爷的话,作为孙女,长辈最后的叮嘱,你也不会让他失望的,对吗?”

显然,无论是韶老爷子还是韶阳,都对楚泱抱着一点怀疑。

怀疑她冲动之下感情用事。

楚泱抿了抿唇,她没吭声。

那种场合,那种环境下,她看着躺在床上逐渐失去生机的韶老爷子,她曾经几次的确有些蠢蠢欲动的搞事情了!

xiazaitxt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