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廷川一听,斯文的脸上,不禁挂上了然的笑容。

“好啊,让他们过来吧。”

吴经理出去之后,东子冲那yóu物使眼色,女人立刻走到邵怀明跟前,眼前这位,成熟强大的男人,是她今晚的目标。

若是能够让这位三爷看中自己,那么,她便是有机会,得到更多。

“三爷,我叫媚媚,妩媚的媚。媚媚早就听过三爷,心中对三爷仰慕不已,今日有机会见到三爷,还望三爷垂怜。”

邵怀明黑眸闪过冷光,漠然不语。

媚媚有些心慌,又立刻倒酒,“媚媚敬三爷一杯。”

“三哥?”蒋山东有些心里打鼓。

邵怀明一手随意持着茶杯,面无表情,深沉锐利的眸子,扫过桌上几个兄弟。

他只淡淡的道:“以后,不要弄这些了。”

顾廷川几人心里一沉,而媚媚则站在邵怀明身旁,进退不是,浑身冰凉,面无血色。

“顾少,两位小姐已经来了。”

缤纷多彩少女

吴经理说话的同时,许星辰和秦雪也已经走了进来。

坐在最门口的顾廷川,回头,看着这两个女人,许星辰安静俏丽,秦雪性感艳丽,各有特色。

不过,顾廷川见着性感的女人多了,对许星辰这种眸光沉静,身姿窈窕的女人,尤其她的美丽,高级又有气质,更附和他的审美。

“顾少,这是许小姐,秦小姐。”

“啊~”

此时,媚媚突然惊呼一声,所有人都被声音吸引过去,看到的就是媚媚被男人给抱住,而男人的头正被媚媚的身影挡住,许星辰和秦雪看过去,根本看不到后面的男人样子。

只是心中越发的一沉,在这样的场合,男人和女人这样的亲密,有些不分场合的发情的感觉。

顾廷川和东子看着,还闹不明白,为什么三哥刚表达了不喜欢这样的安排,现在又抱着媚媚,根本不舍放开的样子。

不过,他们没有多问,只是暧昧笑笑,媚媚更是惊喜不已。

顾廷川这才重新看向许星辰。

许星辰从那对发情的男女身上收回目光,眼神越发的戒备。

“顾少,多谢今晚送的酒,不过,我们不认识,这份好意恕我和我的朋友不能接受。今晚的消费,我也会自己出,不过吴经理说非要亲自交给顾少。这是我取的现金。”

她上前一步,钱直接放在了顾廷川面前的餐桌上,然后迅速后退,抓着秦雪的胳膊,这就要离开。

“站住!”

顾廷川命令,许星辰和秦雪心中一紧张,就知道没有这么容易。

两人刚才在楼下,就为难的很,他们倒是想要一走了之,根本不管这顿饭是不是被人给请客,但是,也肯定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们要是这么走了,这什么顾少听起来就挺厉害的样子,日后怕是更说不清了。

所以,两人商量了,这才不得已上楼来,一是还钱,二是说清楚。

“许小姐,怕是不知道,我顾廷川送出去的,若是我不愿意,可从来没有被退回来的。许小姐,既然这么有缘认识,不如交个朋友?放心,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不会做什么坏事儿的。强人所难,非我们的风格。”

那他们现在做的,其实还不是强人所难?

许星辰心中厌恶的很,也其实有些害怕。

她无权无势平凡人一个,这些少爷们,他们想要做什么,强迫什么,她想要反抗,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许星辰此时浑身冰冷,心跳快的,无措又紧张。

她看了眼秦雪,秦雪也差不多。

许星辰咬了咬牙,回身,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

“抱歉,顾少,我老公在外面等我,他大概等着急了,我们得走了。”

“老公?”

顾少勾唇一笑,依旧是无比温雅,可是在许星辰看来,却有种斯文败类的感觉。

“既然老公也在,不如把他叫上来啊!”

“……”许星辰说的,不过是托词。

同时,借自己已婚的事实,让这些少爷们知道,她是有夫之妇。

只是,有夫之妇对这些大爷们,根本就不重要,他们想要一个女人,不管是已婚还是未婚,总都有手段得到的。

许星辰还是低估了这些男人们的底线。

顾廷川似笑非笑的,就笃定了,许星辰的所谓的老公,不会出现,或者,其实根本没有。

而在座的几个男人,都在看好戏似的,看着这两个女人,尤其是许星辰,既倔强,又尴尬,漂亮的眼睛里,还充满了愤怒。

啧啧,这小女人,这样的可怜样子,却更想让他们男人欺负呢。

她是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有多想要让男人给狠狠的弄哭吗?

东子暧昧一笑,冲着顾廷川,眼神闪过只有男人知道的那点心思。

秦雪看这情况,即便再心惊胆战,也不能让她们两个今晚被这几位爷给为难了。

她试着拉出自己的老板来,“顾少,我是御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齐御平?”

“是的。”

“哦……所以呢?有什么关系?他齐御平还没有资格,让我卖他面子的。”

“……”

秦雪都有些面无血色。

她们今晚,就只能被迫,留在这里吗?

“来吧,坐下来,喝杯酒,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顾廷川轻笑,拍了拍身旁的位子,几人眼神都充满了嘲弄的笑。

就在许星辰为难的恨不得跟这些男人同归于尽的时候,那位一直被女人挡着的男人,突然开口。

声音冰冷,很是恼怒。

“都给我滚。”

座上的几个兄弟都楞了下,而许星辰和秦雪,看这情形,立刻转身离开,也没有人顾得上去为难她们。

包厢内,邵怀明才嫌恶的推开身旁的媚媚,媚媚懵的很,刚才还抱着自己热情呢,这会为什么翻脸了?

而邵怀明冰冷神幽的眼神,扫过桌上几人。

“有意思?”

顾廷川赶紧赔笑,“三哥说没意思,那就没意思。”

然后蒋山东也赶紧赶走了媚媚,包厢内,尴尬的沉默,几人心中忐忑,看着邵三爷的冷厉脸色,半口气都不敢大喘。

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如今的样子,正像是刚才许星辰无助又忐忑的面对他们的样子。

邵怀明没再说什么,直接起身,离开包厢,剩下几人,面面相觑,而顾廷川赶紧的跟了出去。

邵怀明上了车,顾廷川站在车门外,俯身,看向里面的三哥。

“三哥,今晚是弟弟的错,本想给接风洗尘,没想到让不高兴了。”

邵怀明黑眸淡淡的掀了掀,薄唇微启,“廷川,我现在对女人,没有兴趣。还有,不要再去找刚才那两个女人的麻烦。”

“好的,三哥,我一定不会的。”

车子离开,顾廷川站在原地,手指抚摸着下巴,深思着。

……

许星辰和秦雪,上了车之后,惊魂未定。

“他们不会找到吧?我回老家还好,要是他们到律师事务所找,会不会很麻烦?怎么办?”

秦雪摇头,“我觉得没事儿,放心,我看刚才那里面开口的那位,像是很生气,他们不会有时间记着我们的。”

秦雪这么一说,许星辰似乎想起了什么。

她微微沉默,蹙眉。

“怎么了?”

许星辰摇头,“没有,只是觉得,最后开口的那个男人,声音有点熟悉。”

“熟悉?认识?”

“不可能,大概是我的错觉。再说了,那种人,我怎么可能认识?”

“是啊,一群大猪蹄子,衣冠禽shòu。”

秦雪骂的毫不客气,而许星辰也怕好友多担心,开口说笑,转移话题。

回到秦雪公寓,许星辰接到了邵怀明的电话。

她有些惊讶,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打电话来。

在秦雪的暧昧眼神中,许星辰走到阳台,去接电话。

“喂?”

邵怀明的声音,依旧低沉,淡漠,听不出什么情绪来,一如他本人平日的感觉,冷漠,面无表情。

“明天回来吗?”

许星辰回答:“是的,我定了明早的机票,中午前就到家了。”

“好,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

又是沉默,许星辰不知道说什么,而邵怀明,即便沉默,他也不会先挂电话,结束话题。

反而,对这样的沉默更感觉到尴尬的是许星辰。

“那个,我今晚跟朋友出去吃饭来着,呢?自己在外面吃?还是自己做的?”

许星辰不知道,夫妻双方,该说什么比较好,但是,说什么也比立刻挂断电话的好。

他们夫妻,总得有主动的,缓和关系的人,邵怀明肯定不是这个人,那就只能是许星辰主动了。

邵怀明道:“在外面吃的。”

“哦……吃的什么?”

“……家常菜。”

“挺好的,我们也吃的几个炒菜,死贵的餐厅,但是味道很不错。以后,有机会来燕城,我们一起来尝尝。”

“好。”

许星辰又闲聊了几句,丝毫没有提到今晚遇到麻烦的事情。

挂断电话之后,她转回身,忽然想起来,刚才在餐厅的时候,那个看不见样子的男人的声音,好像跟邵怀明的声音挺像的呢。喜欢温暖的故事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