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中一时间有些寂静下来。

威尔深知自己不可能是这么多帝具使的对手,因此只能以帝具和拼死反扑为条件,要求所有人的存活。

“boss,他这么说了哦。”

蕾欧奈将波鲁斯放到了地上,然后双手环胸,眼睛斜睨向了娜杰塔,“虽然我觉得就算这家伙拼死反扑也没什么威胁……但是,你怎么看?”

“不是不行。”

娜杰塔沉吟了一瞬,很快就十分干脆的给出了答案,“我可以让你们几个都活下来,但你们必须要被转移到革命军后方,而且受到我们天候的监视,你该明白我不可能让你们这些帝具使随意的离开。”

如果真让他们随便跑了,不仅这些人可能得到新的帝具,就是夜袭的情报,也会被泄露给帝国方面。

当然,除了这个,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你又来了啊,boss!”

蕾欧奈以着一副我都懂般的表情靠近到了娜杰塔的身边,嘿嘿笑道:“其实你也不想看到赤瞳和黑瞳姐妹相残,能退一步就退一步对吧?”

“喀拉!”

娜杰塔面无表情的伸出机械臂,在一连串的喀拉声响下,捏住了蕾欧奈的脑袋,以着仿佛要将她的脑袋捏碎的架势使劲的用力。

纯美少女清纯午后写真图片

“痛痛痛痛!住手住手!我知道错了!”

感受到了碎颅般的疼痛,蕾欧奈连忙认怂,大声认错起来。

“死灵,你怎么看?”

娜杰塔一边继续使劲的捏蕾欧奈的脑袋,一边若无其事般的看向了琉夏,“你能够认同我的这个决定吗?”

“我的目的是尽可能的减少狩人的帝具使。”

琉夏不置可否的给出了回答,“只要夺走帝具的话,人活着还是死掉,对我来说没什么差别。”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看向了手中刚刚获得的帝具八房。

实际上,他现在很想把在场的狩人、夜袭成员都杀光,然后把尸体做成人偶,用八房加以控制,这样一来,他的手下就会一口气多出八名帝具使,实力和势力都会一口气暴增许多。

但想一想还是算了,就算多出八个帝具使,也未必能赢得了艾斯德斯,反而可能因为操控太多尸体的巨大负担而导致自身陷入劣势,那还不如只靠自己战斗呢,起码他靠自己还有一定的把握能杀死艾斯德斯。

把帝具使杀光并控制起来这种事,还是等灵基任务部结束之后再说吧。

现在,就让夜袭做主也未尝不可,反而和他的目的不存在矛盾。

“那就决定了!”

娜杰塔最终拍板做出了决定。

琉夏随之收回了刀,然后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一记手刀砍在了黑瞳的脖子上,让她的大脑瞬间遭遇冲击,在错愕之中晕了过去。

“她就交给你了。”

这么说完之后,琉夏将昏迷的黑瞳扔给了她的姐姐赤瞳。

“谢谢。”

赤瞳将妹妹接过,抱在了怀中,脸上浮现出十分复杂的神色,但同样的,她那一直以来都没有丝毫起伏的唇角,也随之微微上扬起来。

就算在杀人时将自身伪装得没有丝毫感情,但对于自己唯一的妹妹,她依旧抱有着深厚的眷恋,她本以为只能和黑瞳相互残杀到底,这样的结局已经足以成为她从今以后最大的慰藉了。

威尔见状,虽然有所犹豫,但最后叹了口气,还是解除了贵族战车的变身,令其变回了一开始那把蓝色的短剑。

下一刻。

琉夏身形一晃,再度出现在了威尔的身后,又一次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手刀砍在了他的脖子上,让他也随之一愣,然后翻了个白眼,倒地不起。

“这家伙想干嘛?”

除了蕾欧奈和娜杰塔之外,所有人的脑袋上都浮现出了这样的问号。

紧接着,他们就无比惊异的看到,死灵将身上披着的斗篷摘了下来,连身上缠绕着的绷带、口罩、变声器也部取下,露出了一直以来都从没有暴露过的真身。

“小孩?”

众人虽然觉得那张脸有些微妙的熟悉,但还是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的真身。

蕾欧奈和娜杰塔对视了一眼,两人齐齐扶住了额头。

琉夏暴露了真身之后,没有迟疑,再度使用了变化的技能,变回了青年时期的模样,然后使魔白隼也从天空中落下,将衣服送到了他的面前。

“是你!!!”

在那张脸的瞬间,虽然因为没戴眼镜而有些差异感,但玛茵还是第一时间发出了充满愤恨的尖叫声。

“狩人的副队长?!”

“两仪大哥?!”

其他诸如赤瞳和塔兹米等人,也相继露出了惊容。

“我也完没有想到,死灵的真身居然真的被boss猜中了。”

蕾欧奈十分无奈的摊开了手,“这家伙一直以来都隐藏在狩人中,所以才能第一时间获得关于狩人的情报,还说什么‘脱不开身’之类的话,现在想起来也是理所当然,谁能在艾斯德斯的眼皮子底下搞暗杀啊。”

“两仪大哥就是死灵?”

塔兹米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昏昏沉沉的,不太好使起来,“那上次在山两仪大哥落单……”

“那次是席拉得知了我的真身,约我过去见面,我不想暴露,所以就用我自己做诱饵,暗中支使了你和拉伯克过去。”

琉夏戴上了眼睛,脸上再度浮现出了看似和善的笑容。

这是他从苍崎橙子那里学来的技巧,有点自我催眠的意思,可以用带上和取下眼镜作为切换性格的开关。

“好了,之前那道光柱通天彻地的,说不定已经引起了艾斯德斯他们的注意。”

琉夏转过身,看向了气质犹如月光般清冷的少女,随即从口中吐露出了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话语。

“赤瞳,用你的一斩必杀·村雨,刺我一刀。”

“什么?”

连处变不惊的赤瞳都被他的话语惊到了,她秀眉紧皱,赤色的双瞳紧紧直视着琉夏,“你疯了吗?再怎么说你也是人,只要被村雨砍中一刀,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那就没问题,因为我不是人。”

琉夏再度淡然的吐出了让夜袭员为之一震的台词,“而且,艾斯德斯可不是那种不冒任何风险就能欺骗过去的人,想要瞒过她的眼睛,必死级别的危机就是必要的。”

公司SA
CIF: B123456789
新的伯灵顿市,123
CP: W1B 5NF 作于伦敦 (英国)
Tel: 9XX 123 456

office@company.com